苏稚杳贺司屿 杳杳归霁完结版在线阅读

杳杳归霁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苏稚杳贺司屿的小说叫《杳杳归霁》,本小说的作者是茶暖不思最新写的一本职场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苏稚杳是众星捧月的人间娇气花,清高,貌美,从头发丝精致到脚后跟。贺氏掌权人贺司屿冷峻迷人,混不吝到目空一切,所有人见了他都得躲。两位祖宗井水不犯河水。直到某天,苏稚杳因得罪贺司屿被架走,下场惨烈。苏父琢磨,吃点苦头长记性,甚好。后妈假惺惺唱白脸,继姐更是幸灾乐祸……殊不知当晚,贺家别墅。男人咬着烟,慵懒倚在沙发,衬衫被埋在身前的女孩子哭湿了大片。

《杳杳归霁》精彩内容

“嘣”

突如其来一声枪响。

苏稚杳心骤得跳空一拍,还未撕开包装的雪糕从指间滑落,慌乱想逃时不慎绊到钢琴,人倏地摔坐在地。

脚崴了,站不起来。

客厅一盏灯都没开,天昏地暗,只有壁炉旁那棵圣诞树上挂着几只可有可无的彩色灯球,好在别墅花园里的光控感应灯亮着,橘光折射过草坪上厚厚的积雪,散进落地窗,那面玻璃稀稀疏疏有了光晕,室内才不至于黑天摸地。

但也只能艰难看清些轮廓阴影。

以及被扔开在地,一把带血的瑞士军刀的反光。

隔着一张棕皮沙发的距离,男人推开伏在自己身上已没了动静的人,撑地徐徐站起,单手拽住衬衫领口,随意两下扯正。

大面的落地窗外有白絮片片飘落,万物都被冰雪冻成玉雕。

又开始下雪了。

男人垂在身侧的右手勾握着一把枪。

橘光下大朵纷落的雪花成了陪衬他的背景,他立于寂夜中,身形颀长高挺,气场阴冷,如死神般,留下一个肩宽腿长的黑影。

一分钟前,他就是用这把枪,击穿了地上那人的心脏。

别墅里静得可怕,苏稚杳屏住呼吸,能清晰听到激烈搏斗后,男人那又深又重的喘息。

他偏过头,注意到跪坐钢琴旁的她。

男士皮鞋踏在地板的声音,一下接一下,慢条斯理地响起。

他走过来了……

黑色影子越来越近,苏稚杳气都不敢喘,心快要颤出来。

期末要考的钢琴曲子难度高,她只是趁师母邀请她到家中过节,想顺便请教授指导自己演奏技巧,结果别墅里出现了陌生男人,教授和师母也都不在家。

甚至还让她在圣诞节、在十八岁生日这天夜晚,亲眼目睹了枪击现场。

未知的最骇人。

这里是纽约,依法持枪的城市,她丝毫不怀疑男人会再次扣动扳机。

苏稚杳怯生生往后挪,后背紧紧抵着钢琴。

“我、我可以给你钱……”因为害怕,她声音很虚,想试着用筹码和他交换谈判的余地,如果他只是谋财而非害命的话。

男人却没有停下脚步。

她说的是英语,对方没道理听不懂。

就在男人的身影要压到眼前的那一刻,苏稚杳恐惧地闭上眼,不假思索颤声道:“你想怎样都行!”

只要不杀她灭口。

一段冗长的安静,预期中的枪声并没有来。

苏稚杳战栗着,一点点睁开眼睛。

男人的皮鞋就停在眼前半步,向上是窄腰长腿,金属皮带勒着熨帖的西装裤。

她没勇气再往上看了。

“放过我……求你……”苏稚杳双手死死攥在身前,心跳得厉害。

十八岁的女孩子,声音绵绵的,显然她很怕,却还是很有求生欲地强忍着不哭出来,用她那一点薄弱的沉着,只微微带着哽咽。

男人打量着她,没有下一步动作。

那天她穿的是校服,烟粉色外套配格纹短裙,穿一双英伦风单鞋,长筒袜包裹下的小腿曲线纤细柔和,米白色围巾散开半圈,露出外套左胸口那纽约音乐学院的校徽纹案。

她面向着窗,有光影落到脸颊,半暗不明间,依稀能看见她巴掌大的鹅蛋脸,下巴陷在厚围巾里,长直发凌乱散着,有几丝沾到了嘴唇。

呼吸一起一伏,被他吓到了。

男人突然很轻地哂笑了声。

苏稚杳心一紧,余光瞥见他抬手随意一抛,那把枪从她头顶,落在了她身后钢琴旁的柜台上,“啪嗒”一声,吓得她一抖。

皮鞋踏着地板,不一会儿又没了声音。

他好像已经离开了。

苏稚杳整个人瞬间虚软下来,睫毛忽眨,落下一滴摇摇欲坠良久的泪珠。

冷静片刻,仅存的理智没让她忘了房子里还有一个生死不明的人,她忙不迭摸出外套口袋里的手机。

9、1、1……

苏稚杳指尖哆哆嗦嗦戳着拨号键,拨出了美国通用报警电话。

她紧张地盯着屏幕,等待警局接通的每一秒都格外煎熬。

突然,一只手无声无息间从她颈后探出来,漫不经心,却稳稳地按下了挂断。

苏稚杳受到二次惊吓,短促惊呼,蓦地回身,额头险些撞上他胸膛,手机落到裙摆上。

男人不知何时去而复返。

他右胳膊倚着钢琴,仍保持着下俯的姿势,西装外套垂下来,似有若无蹭到她脸。

苏稚杳身子猛地僵住,动也不敢动。

男人逆着落地窗外的暗光,幸亏她裙摆上的手机屏幕还在他们中间亮着,但苏稚杳没去看他的脸。

她不敢抬头。

目之所及,是他右腹处被浸湿的衬衫,是血,不像地上那人的,似乎是他受伤了……

“Keep secret,understand?”

男人若无其事缓缓出声,嗓音带着颗粒感,低音炮深沉,在她头顶,英语流利且地道。

他没有一丝外地口音,不确定是否因为发音太标准,总之苏稚杳一时辨不出他是不是本地人,但明明白白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告诫。

不该说的别说。

他出去过,身上沾染了风雪夜的寒意,凛冽的寒气逼入她错乱的呼吸里,仿佛是在迫使她屈服。

苏稚杳屏息,僵硬地点点头。

男人居高临下瞧了她顷刻后,蹲下,用干净的左手,不慌不忙捡起地上她掉落的那支雪糕。

海盐椰奶味的。

他指腹抹了下塑封包装上蒙着灰尘的冰雾,再递到她面前。

苏稚杳看见眼前他的手。

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手背露着属于一个成年男人才有的明显青筋。

腕部有刺青,离得近,能拼凑出这个词。

Tartarus.

没见过,她不懂词意,也不清楚是哪国的语言,但莫名有种诡异感。

苏稚杳心咯噔地跳,不声不响,听话地伸出双手接过自己的雪糕。

男人鼻息透出一丝淡笑。

“Good lass.”

圣诞夜,玻璃窗外的飞雪如发光的泡沫,仿佛置身在水晶球里的世界,只可惜,当时的情景更像是暗黑.童话。

后面,他似乎还说了句“happy birthday”,腔调慵懒,耐人寻味,但苏稚杳当时有些恍惚了,意识被惧意抽丝剥茧。

男人自身凉薄的音色带着温沉哑意,那低低的一声,毫无预兆地在她脑海里循环往复……

Good lass……

Good lass……

……

乖女孩。

“杳杳?”

一道周正的播音腔突兀插入。

电视台总部大楼顶层,数百平的演播厅里除了必要的录制及导播等设备,中央只摆了一套北欧风轻奢沙发茶几组合。

全视野落地窗场景,望出去,可一览京市华丽的夜景,车水马龙,纵横穿梭,霓虹像繁星落城,各色光影在远处如雾点点晕开。

夜空正飘着雪。

苏稚杳涣散的眸光从窗外慢慢聚焦回来,和对面沙发一身职业套裙的年轻女主持人对上目光。

反应过来,自己正在电视台接受专访。

而她刚才走神了,在主持人问她理想型的时候,她不由想到两年前那晚,在教授别墅里遇见的男人,这段记忆遥远且惊心动魄,她印象深刻。

尤其今天刚好也是圣诞,她二十岁生日。

苏稚杳彻底回神,想不到如何解释自己的心不在焉,便很自然地弯起嘴角,唇色浅红,齿如齐贝,笑意漾到了眉眼。

一个国际标准微笑,灿烂,亲和,极具感染力。

“下雪了。”

女主持人微怔,忽然领悟到“一笑倾城”这个词的真谛,下意识凝了好一会儿她甜美的笑靥,才侧目看向玻璃窗。

还真是。

没人能抵抗这样的笑容,工作期间从来正襟危坐的女主持人也情不自禁地心软,台本压到掌下,语气多出些宠溺:“如果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跳过,没有关系的。”

这算是苏稚杳的小招数。

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她总是如此,纯纯地笑一笑,对方通常不会再和她为难。

似乎有点无赖,但目前为止百无一失。

“当然是喜欢阳光暖心的大哥哥了。”苏稚杳倒没回避,略靠着沙发扶手,轻轻歪了下脑袋:“最好是和姐姐你一样温柔体贴的。”

最好是和那个坏男人完全相反的,她心想。

这一声甜润的姐姐,主持人瞬间心都化了。

今天之前,她始终不明白苏家这位年少成名的小女儿,为什么能让大半个京市的富少爷们都愿意放低姿态追捧着。

现在她忽然间理解了。

面前的女孩子穿着高定缎面连衣裙,香槟粉,花苞长袖,微卷的长发半扎半散,脚上是一双象牙白中跟小羊皮短靴,几十万起步,小腿又细又长,顺着坐姿斜斜并拢,一眼看去十分温婉。

天生的粉白皮丝滑得和奶油一般,坐在那儿,像个优雅的瓷娃娃。

漂亮成这样,只要莞尔笑笑,大概就连犯罪,你都会觉得她很无辜。

于是后面的采访,所有犀利的提问,女主持人都自动省略了,不舍得刁难她。

“杳杳刚毕业回国不久,有没有筹备个人演奏会的安排,可以跟我们透露透露吗?”最后,主持人笑着问了个收尾的问题。

苏稚杳莹白的指尖点点下颔,短暂沉吟后,似答非答:“我还需要向前辈多多学习。”

专访结束,苏稚杳一起身,助理就抱着一件长款珍珠白貂跑上来,严严实实裹到她纤薄的肩上。三五个安保护送她离开演播厅前,她还冲着主持人一笑,用一把浸过甜酒般温润的嗓子,说了声“辛苦姐姐”。

谦虚貌美又有教养的小公主。

女主持人越发喜欢她了。

“收工了方煦,还看!”女主持人收回思绪后,卷起台本敲了下最前面摄影师的头。

方煦还兀自沉浸在女孩子背影消失门口的画面里,当下标题灵感源源不断冒出。

“小貂蝉苏稚杳:京圈当之无愧的钢琴公主”他点着一根手指,逐字逐句念完,自己先拍手叫绝:“安姐,我这标题怎么说?你这期铁定是要爆啊!下月的考核第一非你莫属!”

“想什么呢,忘了老简在隔壁采访谁了?”

一听这话,方煦顿时记起来了,恍悟后咋舌感叹:“……简哥够本事,港区那位大佬都请得到,这可是亲手送自己父亲进监狱的狠角色……啧,我说,节目同一天播,看来你俩又得较劲了。”

安岚没说话,这次确实有些服气。

方煦期待地搓搓手,凑热闹不嫌事大:“京市小貂蝉pk港区贺老大,属实有看头!”

“安姐,你赌谁的收视率更高?”方煦又问。

安岚沉默着白他一眼,走了。

别把她美丽的小天使放到魔鬼身边摧残好吗?

电视台总部楼下。

风吹着轻悠悠的雪絮,不断飘进大楼外檐里,被透明伞面挡住。

伞下,苏稚杳捏着一支蓝色的海盐椰奶雪糕,助理正举起手机给她看。

助理有个很可爱的名字,蔡小茸。

小茸只比苏稚杳年长两三岁,戴着副圆圆的近视眼镜,是个细心单纯的女生,趁等车的空隙,在和苏稚杳确认后几月的行程。

行程表上为数不多的活动也都是采访和晚宴,冰凉的雪糕在口中慢慢融化,苏稚杳的声音也带上几分寒凉:“慈善拍卖会都安排了,港区国际钢琴艺术节去哪儿了?”

“公司的想法是,这种含有比赛性质的活动,我们没必要参加。”小茸如实回答。

“理由呢?”苏稚杳听得想笑:“怕我技不如人,硬给我拗的人设崩塌,丢公司形象?”

那边的确有这层意思,小茸斟酌措辞,委婉道:“不是不是……是公司经过考量,艺术节都是老前辈,你还年轻,胜算应该不大,而且杳杳你也不差人气和资源。”

苏稚杳看她仿佛在看什么奇怪的生物,不理解其中逻辑:“我是idol吗?”

小茸理所当然摇摇头。

“哦。”苏稚杳浅笑,带出淡淡的狡黠:“还以为公司要我进军娱乐圈呢。”

她在演奏钢琴方面一向很有自己的主见,小茸有不好的预感:“那这几个采访和晚宴邀请……”

苏稚杳眉眼弯弯,笑而不语。

果然……又是这让人无法拒绝的熟悉笑容……

装乖和美貌杀人。

她最擅长的。

小茸挠挠脑门,发愁怎么跟公司交代,不配合通告要赔违约金的。

想再劝,却见她浑不在意,小茸脑中顿时浮现出“弹不好琴就要回家继承家业”这行字。

好吧。

这不是她一个工薪阶层该考虑的事。

“我输得起,也不怕丢人。”苏稚杳温澈的音色底下按捺着一层无奈,咬了口雪糕,看向遥远的天际。

小茸看着她侧脸,突然恍了神。

那一瞬,小茸感觉当时在她面前的,是一只困在金丝笼中的飞鸟,抬头在望一片苍茫雪,绮丽的眼眸下流淌悲凉,有所求,却无所待,无所依。

小茸心思敏感,明白她完全是在被公司逆向培养,不由心疼,思索片刻后说:“杳杳,要不你和小程总说说,放宽合约里不允许私接合作这条限制,这样的话,以后再有你喜欢的钢琴活动或音乐赛事,我们可以自己去谈。”

苏稚杳却是回眸笑了一下:“不用了。”

她和程娱传媒的全约,是当年她爸爸代签的,那时她未成年。

有那么多优质的音乐性跨国经纪公司,偏要签倾向培养偶像艺人的程娱传媒,苏稚杳真不理解她爸爸当初是怎么想的。

但没关系。

现在她成年了,也毕业了,和程娱的解约流程已经在走。

小茸疑惑,见她没想多言就没问,只嘟哝着,上前将苏稚杳身上白绒貂的领口拢了拢:“雪都下大了,杨叔怎么还没到?”

车子意外抛锚,司机临时开了新车过来,大概今晚都是过节的人,被堵在路上,苏稚杳嫌闷,不乐意在休息室里等。

小茸想起事情,扶了下眼镜:“对了杳杳,你在演播厅的时候,手机来了好多个电话。”

“谁?”

“就那群少爷呗,还有小程总,说在国贸给你办了生日宴,要去吗?”小茸逐渐露出一种近乎慈爱和欣慰的眼神:“杳杳桃花真旺,那么多帅哥都喜欢你。”

苏稚杳皱了下眉,想到那一张张玩世不恭的脸,懒得装了,略带嫌弃嘀咕:“歪瓜裂枣,谁稀罕他们喜欢。”

小茸低低笑出一声:“那回家?”

苏稚杳眸光微不可见一漾,安静下来。

“不了。”她垂下眼睫,靴子踢了踢飘落的雪,轻声自语:“家里又没人等我。”

不等小茸搭腔,下一秒,苏稚杳先无所谓地开了口:“给我的教授发一份邮件。”

小茸点点头,打开手机,问她内容。

“我想要两张艺术节的入场票,听说这届开幕式请到了一位重量级神秘嘉宾,票肯定抢罄了,教授在业界人脉广,你问问他,有没有港区那边的关系。”苏稚杳说。

不能上台,那当观众的机会总要争取。

小茸低头编辑邮件,苏稚杳将伞柄轻轻靠着肩,外面时不时有雪吹进来,落在瓷砖外沿。

望着望着,苏稚杳渐渐走神,不知想到什么,手里咬了两口的雪糕都忘了吃。

“砰”冷不防一声轰响。

苏稚杳猛地打了个寒颤,几乎是条件反射,她往下一蹲,伞和雪糕一并扔掉,惊得魂都散了。

小茸懵懵低头看她:“怎么了杳杳?”

无事发生。

苏稚杳轻喘着,惊魂未定地望向天,看到又一朵烟花升起,在砰响中绽放,照得夜空很亮。

“……”

两年前那晚都给她留下阴影了。

苏稚杳闭了闭眼,抚抚心口:“没事儿,站累了。”

她捡起伞,把牺牲的雪糕丢进垃圾桶。

苏稚杳还没完全冷静下来,一道暖烫的车灯光忽地打在她的透明伞上,映得伞面发亮。

她被刺得眯起眼,逆着灼目的橘光看过去。

一辆布加迪黑曜加长版商务车在大楼门口停下。

黑色车牌,号码是嚣张的五个0。

大楼的玻璃感应门自动向两边敞开,戴白手套的侍者先快步而出,拉开后座的车门,正襟等待。

看着像是有大人物驾到,一群西装革履的保镖,团团簇拥着男人走出电视台,平静的氛围有了骚动,气流好似都倏而急促起来。

好奇是谁能有这阵仗,苏稚杳下意识张望了两眼,男人虽比身边的人都要高些,但被身强体壮的保镖挡着,她什么都看不到。

这时,一个相对清瘦的男子握着手机追上他,看模样大约是助理:“先生,Zane教授的电话,他希望您能帮个忙。”

“稍后我会回电。”

男人的声音,像一台复古留声机在深沉的雪夜里徐徐播放,冷艳的,矜贵的。

却又被港腔粤语的调子融入微微的温柔。

他们对话用的是粤语,苏稚杳听不懂,也没太听清,只感受到男人的音色似乎并不耳生,让她霎那间处在一种就要醒觉,却又将苏未苏的状态。

冬宜密雪,有碎玉声。

苏稚杳猝不及防陷入怔忡。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林初季清宴

    1林初季清宴

    言安| 现情

    上个月家里往他部队拍了电报,说父亲打算收养两个牺牲老部下的女...

  • 2 沈曼曼程应淮

    2沈曼曼程应淮

    言安| 重生

    1976年,军区大院。沈曼曼呆坐在房间,环顾周遭,眼里满是震...

  • 3 林虞季宴礼

    3林虞季宴礼

    言安| 现情

    前锋村、季家、空军大院、叶巧……跟室友写的那本《七零大院对照...

  • 4 姜凌顾骁行

    4姜凌顾骁行

    言安| 现情

    一九七四年。前锋村东面的卫生所。远远望去,黄泥胚砌的平房,三...

  • 5 段宁曦谢南宸

    5段宁曦谢南宸

    言安| 现情

    原因是昨天的演出,她作为乐队的吉他手,在副歌的部分又一次走调...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