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弗刘玫 三国打工人完结版在线阅读

三国打工人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苏子弗刘玫的小说叫《三国打工人》,本小说的作者是路人辛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苏子弗也变成了一名穿越者,如今的他直接来到了三国时期,这对于他来说是人生中的一大逆袭,只有完成任务才能顺利地走下去,而苏子弗不畏惧任何的劫难,他将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一步步走上了王者巅峰,也让他得到了成长。既然这一世注定要一步步地朝前走,那么苏子弗希望自己能够走的平稳一些,遭受的劫难少一点就足够了。

《三国打工人》精彩内容

建安元年,莺飞草长,远远地看到沛城高大的城墙,苏子弗在马上松了一口气,该来的终于来了;穿越到这个世界十一天,真实的感觉与书本上差得太远,苏子弗从涿县一路走来,到处都是战乱,赤地千里,没有一点繁华的影子,对于成长于和平时期的苏子弗来说,全都是陌生的存在,在心里留下了一道很长的阴影。

苏子弗眺望不远处的大沙河,水波粼粼,不少渔夫正在撒网打鱼,几头鱼鹰快捷地在水面上飞掠,时而一头扎在水里;走到苏子弗前面的刘德然回过头,轻声说道:“子弗,玄德刚刚被吕布在背后捅了一刀,听说家小还被扣在下邳。”

苏子弗是苏双的独子,和刘备的女儿刘玫定下了一门亲事,当初苏双提供战马武器给刘备,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苏子弗;可是随着公孙瓒的失败,苏双病死,苏子弗的叔叔苏阖夺走了苏子弗的家产,苏子弗本人也被人追杀千里。刘备正在为天下苍生奔走,根本无法联系,只有留在涿县的刘德然闻讯赶去救援。

刘德然带人救下苏子弗的时候,苏子弗已经昏迷不醒,在病床上一口气躺了四年,半个月前苏子弗突然醒来,就要求来徐州成亲。刘德然确认苏子弗身体恢复后,才带着苏子弗来找堂弟刘备,毕竟苏子弗是刘备的女婿,到底这场婚姻是什么结果,还得刘备来决定;只是半路上听说了刘备兵败的消息,两人改道来了沛城。

苏子弗一挑眉,其实心里也有些发虚,毕竟三国的故事他熟悉,也不熟悉,只是通过原来宿主的记忆晓得有这门婚事,对于刘玄德,宿主恐怕还没有苏子弗知道得多;苏子弗一直无法确定的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系统为什么给自己出了这么一个任务,仿佛是为了昭显自己的存在,系统突然提醒了一句:“第一个任务,杀掉吕布,五千金币。”

苏子弗面无表情地笑了笑,这已经是系统第二次提醒自己了,要不然自己也不会眼巴巴地跑来;跟着苏子弗的系统叫佛系三国,实际上没有一点的无欲无求姿态,光是苏子弗醒过来,系统就让苏子弗在系统里欠下了一万金币,还要求苏子弗天天打卡。

开什么玩笑,又不是网红的地方,又不发工资,还要天天打卡?这些天夜深人静的时候,苏子弗也向系统投诉过,可是得到的答案是,逆天改命,总是要有所付出的,要不然两不相欠,系统归零,苏子弗恢复植物人的状态。这话让苏子弗认命,好死不如赖活着,抱着一个打工者的心态和刘德然来到沛城,赌一赌前面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

刘德然并不知道系统的存在,苏子弗的笑容在他眼中,就是一种尴尬的笑容,毕竟现在的苏子弗一无所有,刘备假如要求苏子弗入赘或者退婚,苏子弗几乎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不是有这样的担忧,刘德然也不会跟来,大可以让苏子弗独自前来,刘德然并不指望自己能说服从小就有主见的刘备,不过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要是刘备与苏子弗一拍而散,自己把苏子弗带回涿县,也算对得起死去的好友苏双。

刘德然没有再说话,和苏子弗一起加入了进城的人流中,两人骑着高大的乌桓马,与四周的人群显得格格不入,守门的一名什长迎了过来:“你们是什么人?”

刘德然问道:“我是刘备的兄长刘德然。”

主公的兄长,什长不敢怠慢,向守门的士卒交待了几句,亲自陪着两人来到县衙,刘备闻讯和简雍、张飞迎出来;三个人都是文人打扮,只不过刘备气场远超过张飞二人,举手投足之间充满着自信,简雍看上去圆滑一点,张飞保持着军人的古板。几个人寒暄几句,刘备注意到了刘德然身边的苏子弗,问道:“大哥,这是你的弟子?”

“算是吧?”刘德然微微一笑:“仔细看看,像谁?”

苏子弗上前给三人行礼,简雍笑道:“是苏子弗,醒了?”

“啊......”刘备看见刘德然含笑点头,拦住惊讶出声的张飞,扶起苏子弗说:“天佑苏家,子弗,你来得正好,大哥,我们进去说话吧。”

苏子弗看得出来刘备和张飞的神情不对,顿时怀疑这原因就是自己的婚事,不过苏子弗没有说话,这里是沛城,哪里有他一个落魄者造次的地方。进入大厅,苏子弗见到了孙乾、糜竺、糜芳等人,宾主落座以后,刘备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半天才抬起头,迟疑地看着刘德然说:“子弗是怎么醒的?”

刘德然轻松地笑道:“意外地就醒过来了,天意吧。”

“天意?”刘备眼神中丝毫不掩盖内心的惊讶,瞬间拿定了主意:“大哥,原本你四年没有传来消息,我们都以为是山高路远的原因,对子弗的前景不抱乐观的想法。这次曹丞相就提出了一个要求,想让玫儿嫁给他侄子曹安民,我正想派人回去问问情况,既然子弗来了,那件事自然无需再提。”

苏子弗不由得对刘备刮目相看,枭雄果然有枭雄的本钱,轻轻几句话就把几件事说得清清楚楚,曹操想结亲,自然是利益上的婚姻;倘若苏子弗在涿县死了,刘备就会点头答应这门亲事。刘备现在把话说明,听起来是有些尴尬,但是比起苏子弗日后自己打听出来,那就是天壤之别,至少苏子弗不会胡思乱想。

刘德然颔首说道:“那样最好,需不需要我去许昌见孟德,把里面的情况说清楚,免得孟德误会?他那个人,疑心病最重,没事都喜欢胡思乱想。”

苏子弗一愣,刘德然与曹操还有交情?听刘德然这口气,与曹操真的是很熟。

“大哥愿意前往,那是再好不过,我正愁没有一个能在许昌那里长期住下去的人。”刘备笑道:“孙乾你们不知道,我大哥在洛阳做生意的时候,与曹操、董承都是熟人,后来因为营救卢师才离开的洛阳,在邺城拒绝了袁绍的邀请,回到涿县务农。”

刘德然摆摆手说:“那是我这个人没有主见。”

说到这里,刘德然的脸色没有丝毫的激动,让苏子弗大为敬佩,刘备嘴里的卢师就是刘备、刘德然的老师卢植,卢植作为袁绍的军师,卢家在幽州绝对是最顶尖的家族,给公孙瓒与刘备造成了很大的阻力,也是刘德然回家务农的一个原因;毕竟刘德然与刘备是堂兄弟,断没有与刘备手足相残的道理。

苏子弗忽然明白了,刘德然送自己来沛城,恐怕也是静极思动,想看看刘备这里有没有机会,所以刚才才会毛遂自荐,免得刘备费心思猜测;刘备宽厚地笑笑说:“大哥,这件事就这样定了,相信曹操在许昌看见你,会非常开心的。”

刘备似乎在没话找话,简雍呵呵一笑,说道:“我们大家先去外面喝酒,留点空间给主公和德然,子弗,你跟简叔我去换一身行头。”

苏子弗看看刘德然,他心中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曹操的求婚不会对刘备形成这么大的压力,能让刘备现在感受到压力的应该是吕布,难道自己的婚事还有幺蛾子在里面?刘德然微微颔首,毕竟,能够跟随刘备的不是刘备的心腹,就是厉害角色,刘备有些话恐怕还真的不能公开说。

苏子弗跟着简雍来到后院的一间卧室,简雍看屋内无人,大为费劲地说:“子弗,其实,玄德有些话不好意思说出口,只好由你简叔老脸皮厚地说出来,你婚事唯一的阻力在刘玫那个丫头身上。刘玫武功超群,对吕布的那个儿子吕恂很有好感。”

刘玫是个暴龙女,还有个相好的,苏子弗顿时感觉自己头顶上是一片绿色的草原,也不知道为原来的宿主悲哀,还是为自己的遭遇不满;激愤之下,苏子弗脱口就问:“简叔,他们私定终身了?”

苏子弗的话有点像是在骂人,要是这样,刘备刘玄德的形象不就被彻底毁了吗?简雍仔细打量着苏子弗说道:“那怎么可能,玄德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并且吕布原本是来投奔玄德,玄德并没有指望自己的王霸之气可以影响到这个三姓家奴。只不过玄德没办法阻止两家的正常往来,两个年轻人彼此见过几面罢了。”

简雍把话圆了回来,不过苏子弗基本上听懂了,说白了,如果自己不找到沛城来,刘备就不反对刘玫与吕恂交往;吕恂这个名字苏子弗算是记住了,毕竟,能够让刘备默许刘玫这样发展下去,除了吕布的因素,吕恂这个人本身也应该有些优点。苏子弗正不知如何回答,房门被撞开了。

“简雍,好了没有?”张飞拉着糜竺匆匆走进屋子,苏子弗笑着迎了上去,张飞在刘备身边的影响力惊人,糜竺庞大的家族在徐州拥有不可忽视的财力,都不是苏子弗可以随便得罪的人。和张飞的热情不同的是,糜竺表现得很冷淡,平静的表情让苏子弗有了那么一丝顾虑,只是苏子弗的脸上看不出一点不对。

张飞毫不在乎地问了一句:“子弗,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简雍和苏子弗顿时明白两人为什么而来,简雍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气,苏子弗拱手说:“小侄现在一无所有,任凭岳父大人做主。”

糜竺还是那么平静,张飞叹了一口气说:“子弗,你能入赘吗?”

入赘?苏子弗哪怕是穿越而来,自小接受的就是男女平等的观念,但是也知道在大汉入赘就是走投无路的表现,日后不管在家里还是外面,都得低着头做人;苏子弗笑了起来:“张叔,入赘倒是没什么,只是我不想强求这门亲事,我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刘玫,不知道刘玫的态度对我如何?”

苏子弗的话很出张飞的意外,在张飞的心里,从两家联姻改成入赘,张飞最担心的是苏子弗认为刘备出尔反尔接受不了,把糜竺拖来,就是因为糜竺是外人,有些张飞不好讲的话,糜竺可以毫无顾忌。但是苏子弗似乎不反对入赘,反而在谈婚姻的你情我愿,让张飞顿时有了好感,伸出虎掌,拍了拍苏子弗的肩膀说:“你的想法与张叔倒是很接近,两情相悦,比什么都重要。”

糜竺忍不住苦笑,张飞和苏子弗都太随意了,要是苏子弗能入刘玫的法眼,刘备会这么着急上火地让自己两人过来;刘玫的性格不像刘备那么阴柔,很多地方能为别人着想,刘玫更像她的师父关羽,只要是看不上眼的人,多一句话都懒得说的,就怕这个叫苏子弗的年轻人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糜竺问了一句:“苏公子,你对现在徐州的局面怎么看?”

苏子弗不自然地摸摸下巴,感觉很奇怪,糜竺不应该问自己啊,自己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是一个打酱油的角色,难道是刘备让糜竺问的,想看看自己是不是有做官的潜质?苏子弗停下手,思索着脑海里的信息说:“糜大人,我不大熟悉徐州的情况,只能随便说两句,徐州现在应该是陈登、吕布、臧霸与我岳父各据一方,陈登、臧霸不过是在等待一个强大的力量投靠,我岳父和吕布才是争夺徐州的对手。”

糜竺笑了笑说:“陈登目前在吕布手下做从事,你认为陈登会脱离吕布?”

简雍插话说道:“子弗所言有几分道理,作为徐州的世家,陈登未必真的愿意帮助吕布,以陈家的势力要是想控制广陵绰绰有余,现在陈登屈居吕布门下,应该是顾忌淮南的袁术,不得不找个强者在身后,以便保证对广陵郡的控制。”

苏子弗听了一愣,陈登那家伙还在吕布手下?算了,还是完成系统的任务要紧,不纠结这些了;晓得简雍是在帮自己的忙,苏子弗问道:“岳父是不是准备夺回徐州?”

张飞笑道:“那是肯定的,吕布那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怎么有资格坐徐州牧的位置,子弗,你就看好了,总有一天,我要砍下吕布的狗头。”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许你情深似海黎月

    1许你情深似海黎月

    言安| 都市

    她原本以为这段婚姻可以熬过七年之痒,却没想到,不过才五年,他...

  • 2 沈墨萧北李曼

    2沈墨萧北李曼

    言安| 都市

    程念心头微微一滞,什么事会要在刚结束飞行的深夜去处理呢?

  • 3 宋轻丞

    3宋轻丞

    言安| 古言

    这是一个晴朗的春日,紫禁城上碧空如洗。宋轻丞跪在遍布淤泥的御...

  • 4 冷王狂宠嫡女王妃太逆天

    4冷王狂宠嫡女王妃太逆天

    言安| 穿越

    南照清的生母早亡,她又不得父亲的喜欢,是以继母进门后,各种算...

  • 5 浪漫人间有白头

    5浪漫人间有白头

    言安| 现情

    她爱他多年,可是他却娶了别的女人。也是,在他的眼中明简永远都...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