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蔓靳沅舟 岑蔓靳沅舟完结版在线阅读

岑蔓靳沅舟

更新时间:

《岑蔓靳沅舟》好文分享,本书是佚名书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岑蔓靳沅舟部分写得真好,情节惊险万分,更新再快一点就好了。

《岑蔓靳沅舟》精彩内容

躺在孕检床上的女孩一听这话,许是太年轻就有了孩子。

她倒是喜悦不多,只是白了白脸,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水汪汪的,还带了一点无措的红,看向灯光阴影下的男人。

男人背脊挺拔,身高少说也得有一米八九。

他很帅,是那种脸部轮廓过分立体张扬的帅,即便你不用正眼去看他,也无法躲过那骇人的气场,以及与生俱来的矜贵威严。

岑蔓记得,那一年,盛夏时分。

少年穿着白色运动服,站在楼顶上。

他是想死的。

可她救了他。

也是这一救,她赔上了十八岁最美好的青春,伤痕累累,却怎么也换不来这男人哪怕一星半点的爱。

他曾说,“岑蔓,睡你和爱你,根本就是两回事。”

而如今,他们分开五年,断绝联系。

她再回京港,他也寻到了真正的一世良缘。

那姑娘很漂亮,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和当年的她,是一样的。

不,也不是完全一样。

比起去爱,姑娘是被靳沅舟捧在手心里细心呵护的。

他们,有了孩子……

“老师,我怀孕了,我、有点害怕。”

小姑娘软软甜甜的靠在靳沅舟的怀里。

她无助的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尚未显怀的小肚子上。

男人的大掌覆盖着女孩的小手,两人浓情蜜意的依偎在一起。

靳沅舟仿佛看不见岑蔓一般。

他只顾着安慰怀中的挚爱,“好了,乖,有我,你不用怕。”

他说,有我,你不用怕。

岑蔓垂眸,鸦羽一般浓密卷翘的睫毛,微微扑扇了一下。

她心道:原来啊,靳沅舟不是冷性冷情到寡言寡语,半点柔情的甜言蜜语都说不出来。

他呀,只是不肯跟她说罢了!

岑蔓握了握被白大褂遮挡住的手腕,那里,有一处破茧而出的蝴蝶纹身。

纹身下面,覆盖着的,是一片永远无法治愈的烫伤!

女孩被靳沅舟扶着,那样小心翼翼的扶着。

连女孩自己都被逗笑了。

她虚虚握拳,娇俏着,打了一下他的胸口,“好了啦,老师,人家只是怀孕,又不是在肚子里揣了颗定时炸弹,你不要这么紧张嘛!”

“这孩子对我很重要。”

靳沅舟笑着,牵住她,往外走。

从岑蔓身边经过时。

女孩忽然脚步一顿,朝她甜美一笑,“医生姐姐,我能问一下你的名字吗?我觉得咱俩长的有一点点相似呢,好有缘。”

“我……”

岑蔓是想拒绝的。

靳沅舟却冷着嗓音,就像她是一只猛虎,会吃掉他视若珍宝的小白兔一般。

他说,“她没你漂亮,走吧。”

“老师!”

小姑娘羞涩了。

可她性格很活泼外向的样子。

她主动抓住岑蔓的手,自来熟,“医生姐姐,我叫宴月亮,是不是很傻里傻气的名字?可老师一直说,我的名字和我一样可爱,他很喜欢呢。”

靳沅舟说,他喜欢宴月亮这个名字。

而早在很多年前,他也跟她说过,“岑蔓……柔软安宁的意思,你、配吗?多恶心,你们一家,一样恶心!”

岑蔓觉得眼角发酸,心口却早已麻木不仁。

或许不爱,只留遗憾的滋味,就是这样的吧。

不上不下,如一把悬在半空的利剑,落下来,也不知会伤到他们三个人中的哪一个。

兴许只有她吧!

毕竟宴月亮是被靳沅舟珍之又珍的大宝贝。

岑蔓莞尔,语气也是公事公办的落落大方,“宴小姐,按照规定,请您尽快去办理母婴手册,需要的材料,例如身份证和结婚证,要提前准备出来。”

一说到“结婚证”三个字。

宴月亮那张润泽白皙的小脸上,稍纵即逝的沉了一下。

她表情有些不自然。

岑蔓不想多管闲事,她做了个请的手势,道:“我后面还有患者,请出去吧。”

叮咚。

话音甫落,她直接摁了叫号器。

宴月亮和靳沅舟,真心是蜜里调油,黏在一起,离开了。

岑蔓长吁一口气。

如今的靳沅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落魄的少年。

他是整个京港,乃至全国的骄傲。

身为谈判专家,游刃有余的横跨各个领域。

三年前,靳沅舟仅用了一个星期,就替京港市政拿下来一笔差一点就“丧权辱国”的外贸单子。

那时候,那几个看不起黄种人的北欧大佬仗着是甲方,各种刁难戏耍。

还扬言,“黑头发的猴子,只配做我们的宠物,哈哈哈……”

可等到他们惨败在谈判桌上的时候。

靳沅舟只在众多国内外媒体面前,说了这样一句话。

他说,“几百年前,我们的祖先皇帝曾亲征北欧,拿下了你们大片土地,loser就是loser,千百年来,未曾改变!”

看看,这就是靳沅舟的气魄和狂妄。

三年前一战成名,白手起家,创办了盛源信息服务公司。

又不到一年。

盛源IPO主板上市,改名盛源集团。

主营业务依旧是企业和市政的各种委托谈判。

同时,靳沅舟自主开发芯片、AI,以及当下最红火的医疗3D打印项目。

原始资本疯狂累积。

人物杂志的三期封面上,都是这位刚刚进入福布斯排行榜,就名列前三的资本新贵。

靳沅舟成了谈判界的神话。

而她岑蔓,怕是连他的过去都算不上吧。

下班。

岑蔓收到魏讯的消息:【听说你回国了?咱们出来,见一面?我请你。】

她拒绝:【算了吧,如今咱俩这关系,挺尴尬的,你爸妈,也不会希望我们再见面。】

魏讯隔了一会儿,才回复:【你见到,他了?】

岑蔓没理会,关了手机,发动车子,去了北郊。

岑家当年破产,爸爸***,妈妈进了精神病院,唯一的弟弟下落不明。

大家都说,弟弟和爸爸一样,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偷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但岑蔓不信,五年了,哪怕她在芬兰回不来,也从未放弃寻找弟弟的下落。

只是这次回京港。

她一则要继续找弟弟,和照顾生病的母亲。

二则,北郊那栋别墅,虽然不大,可她攒了一些钱,也联系了中介,想贷款买回来。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林初季清宴

    1林初季清宴

    言安| 现情

    上个月家里往他部队拍了电报,说父亲打算收养两个牺牲老部下的女...

  • 2 沈曼曼程应淮

    2沈曼曼程应淮

    言安| 重生

    1976年,军区大院。沈曼曼呆坐在房间,环顾周遭,眼里满是震...

  • 3 林虞季宴礼

    3林虞季宴礼

    言安| 现情

    前锋村、季家、空军大院、叶巧……跟室友写的那本《七零大院对照...

  • 4 姜凌顾骁行

    4姜凌顾骁行

    言安| 现情

    一九七四年。前锋村东面的卫生所。远远望去,黄泥胚砌的平房,三...

  • 5 段宁曦谢南宸

    5段宁曦谢南宸

    言安| 现情

    原因是昨天的演出,她作为乐队的吉他手,在副歌的部分又一次走调...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