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愫清叶盛深 叶少,宠妻请克制完结版在线阅读

叶少,宠妻请克制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时愫清叶盛深的小说叫《叶少,宠妻请克制》,本小说的作者是楚清最新写的一本现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时隔三年,时愫清又见到了叶盛深的助理许凡。时愫清实在想不通,她也不过给叶家大少爷暖过几夜床而已。跟叶盛深睡过的人,恐怕连哈佛毕业的许凡都未必整理得清楚,就连那娱乐圈,打眼看去,随便就能挑出几个演员歌手。而时愫清这个上不了台面,拿不出手的暖床人,可真够令他未婚妻敏感的。白天挨了耳光,心中正不痛快。夜里迷迷糊糊的,又被人压的喘不过气来。时愫清人来不及去拿床头准备好的防狼器具,被那人压制的死死的。身上的蚕丝睡衣撕拉一声被扯了个干净。剩下的时间,时愫清如同个残破的真人娃娃,任由他搓扁捏圆。

《叶少,宠妻请克制》精彩内容

时隔三年,时愫清又见到了叶盛深的助理许凡。

时愫清在停车场顿住脚步,看见他从暗处走来。

许凡叫了一声:“时小姐。”

语气不卑不亢,态度还是那般冰冷机械。

时愫清掏出钥匙开着车门,随口应了一声,对他的造访不算太意外。

许凡走近了几步,昏黄的灯光下审视着她挨过一耳光的脸,他是代老板过来看人并传话的。

“时小姐不必在意张小姐的话,叶先生已经亲自给你老板打了电话,你不会被辞退。”

时愫清扶着车门站定,“还有呢?”

“公司的流言蜚语,你们老板也会解释。”

“好的,还有吗?”

许凡不再言语,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时愫清拨动顺滑的黑直长发,露出***漂亮的脸颊,抬眼看他。

“你未来老板娘好大的脾气,瞧着那意思,真打算要我的小命。”

“时小姐不必忧心。”

时愫清没再看他,抬腿进了车里,车子发动后,从倒视镜里还能看到许凡站在原地。

时愫清的思绪飘回白天第一次见张雅的场面。

张雅踩着高跟鞋蹬蹬跑到老板办公室,老板看见来人点头哈腰,立马去叫了设计部的时愫清。

她刚进门,啪的一巴掌就甩了过来。

张雅一米六多点,穿着高跟鞋跟时愫清差不多高,亚麻色小卷发,五官精致可爱,又被精心修饰过,脸蛋儿嫩的能掐出水来。

漂漂亮亮的模样,看的时愫清愣了神,这一巴掌也挨的突然,毫无防备,脸颊疼了才反应过来。

堂堂一个名门千金,张口闭口满是脏字。

“不要脸的贱***,真TM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以后给我离叶盛深远点。”

“下作东西,卖身子在这换了个职位,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了不起的玩意儿了。”

“你们这大企业的同事可知晓你干了什么事啊?”

时愫清活了二十五年,确实卖过身子给一个男人,那时双亲出了意外在医院,她急需用钱。

四年前的事,本以为早就被时间吹散了。

叶盛深身边那么多人,怎么就轮到自己那样重要,被他未婚妻打了一巴掌。

这丫头手劲真大,时愫清感觉嘴角有血渗出来。

“跟我作对,你完了,你的工作,你的名声都完了。”

她像个高高在上公主,被身后的保镖拥簇着。

“从今以后不会有任何一家公司敢要你,记住了吗?以后见着我,绕道走。”

时愫清弯着嘴角看她,“不知道哪里惹到你了?”

“***女人,还好意思问我,从叶盛深那里卖来的钱还不够活吗?”

“我叫张雅,是叶盛深的未婚妻。”

她走过来,把桌子上一杯咖啡慢条斯理浇在了时愫清的头上,语气悠然:“想卖的话,我倒是认识几个有钱人,保证给你个好价,要不然就给我滚出这个城市,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

叶盛深的未婚妻来清理外面的莺莺燕燕可以理解,可四年前的自己是不是未免过于被她放在心上。

时愫清实在想不通,她也不过给叶家大少爷暖过几夜床而已。

跟叶盛深睡过的人,恐怕连哈佛毕业的许凡都未必整理得清楚,就连那娱乐圈,打眼看去,随便就能挑出几个演员歌手。

而时愫清这个上不了台面,拿不出手的暖床人,可真够令他未婚妻敏感的。

江城的张家,祖上世代从政,真要对自己怎样,时愫清这条小命确实不保。

白天挨了耳光,心中正不痛快。

夜里迷迷糊糊的,又被人压的喘不过气来。

时愫清人来不及去拿床头准备好的防狼器具,被那人压制的死死的。

身上的蚕丝睡衣撕拉一声被扯了个干净。

剩下的时间,时愫清如同个残破的真人娃娃,任由他搓扁捏圆。

在床上他向来残暴,从来不顾及时愫清承不承受得了,今天似乎有些不同。

一双大手的抚摸沾了些温情,“阿清,再给我生一个吧。”

时愫清猛的一惊,身下无意识的夹紧了他。

只听耳畔一声粗重喘息之后,身体被他折叠到极致的折磨,紧紧的箍在那炙热的怀抱里。

时愫清终于绷不住,急得哭了出来了,“我不,我不要!我再也不要了,再也不要了!”

男人去舔她的泪,“怕什么?生再多我叶盛深都养得起。”

第一个孩子是卖给他的,难道他还想要自己再卖一个给他?

那可是时愫清的血肉!

硬生生刮下来的肉,时愫清知道自己有多疼。

疼一次就够了。

时愫清也想反抗他,也想逃离他,可她知道,无论逃到天涯海角,叶盛深总有办法找到她。

她这一辈子都躲不掉他。

叶盛深侵袭了一次还不够,再次欺身上来。

时愫清哭着求他。

“让我见见诚诚。”

叶盛深一双大手抚摸着她洁白如玉的娇嫩脸蛋,舔着她的泪痕应着,“我哪次说不让你见儿子?难道不是你自己不见?”

时愫清哭得更为悲痛。

她这个亲手卖了他的亲生母亲,哪有脸去看他?

叶盛深把人抱在身上哄。

“好了,你知道你这么哭,我今夜便不会再放过你。”

“明天诚诚就从英国回来,我让他过来看你。”

时愫清拼命摇头。

“不,不,我偷偷去看他,我偷偷的。”

时愫清还记得孩子出生那日,红彤彤的小肉团儿,对她冲着笑脸。

仿佛生下来就知道这是妈妈,和时愫清仍旧连着脐带似的,时愫清离得远了,孩子就哭,一刻都不能松懈的盯着。

孩子半个月就长开了,漂亮***的像是个小天使,尤其是那个笑脸,可爱的融进了时愫清的心里。

时愫清抱着孩子日日精神恍惚,不断的哀求叶盛深,求他放过自己和孩子。

可这是叶盛深的第一子,长子在家族中备受重视。

叶家老宅的当家主母叶盛深的母亲,不是看在时愫清还在月子期,早就把孩子接走了。

时愫清悲痛欲绝,恋恋不舍的抱了一个月,终是被叶家主母生生分了开。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锦绣农女有点甜

    1锦绣农女有点甜

    言安| 古言

    叶浔音在国际舞台上突然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已经来到了古代,还有...

  • 2 王爷家的彪悍小娘子

    2王爷家的彪悍小娘子

    言安| 古言

    她一朝穿异世,没有挑选剧本的权利,摊上一个***王爷和绿茶侧妃...

  • 3 傻夫在下:战神娇妻要撒野

    3傻夫在下:战神娇妻要撒野

    言安| 古言

    苏辞月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在出嫁的路上,对象竟然还是一个四...

  • 4 邪王盛宠:妖娆狂妃太逆天

    4邪王盛宠:妖娆狂妃太逆天

    言安| 古言

    她心甘情愿将自己的孩子送入宫里做质子,只为保下他的命,可他却...

  • 5 岁岁似春光

    5岁岁似春光

    言安| 古言

    再次相遇,她已经不是那年桃花树上笑颜如花的小姑娘,也不是那个...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