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梨子安德烈 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完结版在线阅读

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花梨子安德烈的小说叫《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本小说的作者是BLUE安琪儿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丑陋海怪来求爱,她逃!踩到美貌王子,她亲!谁知王子摇身成吸血鬼,还非她不娶!正太人鱼缠她回家做老婆!各路妖魔鬼怪齐聚头,讨论她该归谁家!天啊,花梨子不就是做了一个穿越梦么,怎么竟是遇上一些不正常的王子呢!

《魔幻萌恋:血族殿下,别咬我》精彩内容

立刻挤了过去,本来是要控诉这个野蛮的公主的。

但转头想想不行,人多力量大,要多多团结这一家子的人才行!

人生地不熟的,还是想想,如何才能逃离这里,比较重要。

“父皇,您好。安娜怎么会欺负我呢。我们可是相亲相爱一家人啊。”

还未等安娜反应过来,梨子就奔了过去。

再次辣手摧花,把安娜抱起来狗啃了一顿!

这就叫做不啃白不啃!那就啃啦!

国王陛下,很满意地看着梨子,嗯。本来还挺担心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类少女会被人欺负。

看来,她不欺负别人,就是万幸了。

他晚点儿出现,就是想看看这个人类少女能否扛得住妙茉,妙莉两姐妹的攻击。

结果,还真是让人跌破眼镜啊。

“我亲爱的儿子啊,为什么不带你老婆出去走走呢?多多运动,有益健康啊。”

说着,他的眼神示意梨子快点行动。

陛下开口了,安德烈也好不意思拒绝。

当梨子挫手准备伸开爪子的时候,安德烈已经一把抓住她的臂膊往外拽啦。

呃……

他的主动,真是让她一时适应不了啊。

要嘛冷冰冰的玩冰雕,要嘛一开动就这样积极。

好吧,本小姐大肚点,就不哇哇乱叫了,虽然手被扯得好痛啊!

不过,在这对姐妹花面前,我忍!

奔出了城堡外。

梨子开始指责:“喂,我手好痛啊,你轻点行不!”

“刚才你不是很英勇吗?”

“刚才,那是没办法。我不英勇点早死在那双狐狸精手上啦。对了,跟你说件事。我答应帮你演戏啦。”

“什么演戏?”

安德烈一时不明白。

“演夫妻啊。你不是说过吗,叫我答应帮你演戏。不过,你也得答应我,帮我离开这里,让我回家!”

“你……”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跟我在一起,只是因为我吃了你的紫珠同心。所以,请放心本小姐也是要脸的人,不会死赖着不走的!”

“你想离开这里?”

安德烈,明显眸底里冒起火气。

他紫红的瞳孔深处,跳跃着一束噼啦噼啦的小火苗。大有燎原之势……

“你想都别想!如果你要走的话,我会先吸***的血!”

安德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气愤,当她说要离开这里时,他的心跳漏了半拍。

“啊?有没有搞错啊,你这个自私霸道的人!告诉你吧,我就是死了,你也得死!”

“没关系,在死之前,我会先把你吸干!让本来就很丑的你,变得更难看!像鬼一样的难看!”

“你……你……无耻!”

我靠,这个该死的家伙,说的话竟然会这样的恶毒啊!

太过分啦,好歹长相在这个世界上是最帅的,可为什么心灵不跟着变成最美的呢。

实在是太对不起他那张脸啦!

还是她的海怪先生比较温柔!

5555……海怪先生,我说我决定给你繁育后代了……你能现在就出来救我吗?

“说我无耻,我也一样先吸***的血!你自己反省一下吧。”

安德烈,生气地扔下她。

不是吧,这里离城堡挺远的啊,就这样把她丢在这里自生自灭?他怎么就不担心呢?

算了,我本来就不是他喜欢的人。

梨子,跑了上去,跟紧点好。不然,被奇怪的生物吃掉,就太不划算了。

“喂,喂……别走这么快啊,安德烈,等等我。这里到处是山峰涯谷啊!我害怕啊。”

可是,安德烈故意走得更快,其实,他只要一转身,瞬移一下,就可以到达城堡了。

他只是想单独跟她在一起,两人相处。

结果,跑得太快的梨子,脚下一滑,哇……

她直接掉下山谷啦——完了,本小姐才年芳十八啊~~~

掉下去,又不是鸟,没翅膀啊,难道她今天就要命丧于此?

最后,她大叫起来——安德烈快救我,我们可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啊,你不能抛下我不管!

在山峰上欣赏梨子优美飞翔动作的安德烈,突然皱眉,心口上吃痛起来!

该死!他们的命是连在一起的!安德烈,立马飞身而下!

被救上来的梨子是一肚子的火没处发啊,休息完后,立马扑上去打他。

她哪里知道她还有什么多余的力气啊,整个人全趴到他身上喘着气。

吓死她了,刚才,她以为她就要葬身谷底了!

而安德烈和她一样,气喘吁吁的,也没有力气推开她了。

“这是对你乱说话的惩罚。”

安德烈虚脱的说道。没办法,她受伤,他也得跟着受伤。

紫珠同心的威力太强了。

“我咬你!哼,现在我还是得到了赔偿。”

梨子,说着还真在他的脸上吻了几口。

“死色女!讨厌!”

安德烈无语地瞪着她,这个死女人,都被吓得半死了,还有力气偷吃他豆腐。

“吓死我了,也累死我了,算了,先睡会儿。”

说着,梨子就先睡啦。

安德烈望着夜空,推了推她,没反应,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还真能睡啊。

他的心扑嗵着,也入睡了。

在梦中,他不停地对着一个阿娜多姿的女子说话,看着她消失的方向,他的心好痛好痛,他仰天嘶吼——回来吧,我的新娘,我一直都在黑暗中等你。千年之约,你要守信!即使会被太阳灼伤,眼睛永生见不得光明,灵魂永世不被救赎,我也要找到你!

半夜里,梨子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安德烈的怀里,很温暖。

嘿嘿……难道他一整晚都抱她吗?好感动啊。

梨子双眼开桃花泡泡地盯着他老半天。他长得真的是太帅啦。

其实,他睡着的时候真的很乖,很迷人,很温柔啊。

特别是他睡着时微笑的样子。嘴角微微的咧开,像朵花儿轻绽放……然后,轻轻听,仿佛是美丽的诗歌在咏唱……

“死女人,你是不是又想偷亲我?”

心有灵犀般,依旧闭着眼睛的安德烈,很煞风景地说。

咚!真是严重地打击啊。

说的没错,梨子的色.狼爪子,正想行动呢。

“胡说,我才没这么色呢?我只是想爬起来看风景!”

一想到他没穿衣服的样子,她的脸禁不住地又烧了起来。黄金比例的身材啊。喷鼻血中,请勿打扰!

“看风景?看什么风景?”

“算了,不告诉你。对了,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有什么好谢的。你是我的妻子,我救你是份内的事。”

一听,梨子,呆了好久。

天啊,他刚才说什么了?

他说,我是他的妻子,他救我是理所当然的事。

哈哈哈……这个帅到无法无天的家伙,终于肯承认本小姐是他的妻子啦!

高兴呀高兴,撒花呀撒花!

可是……可是……他们真的能结合吗?

吸血鬼和人类啊……这真是一个让无数人纠结的问题。

嘿嘿……让无数个怀春的少女喜欢上吸血鬼,而纠结的问题!

梨子欣喜若狂地抱住他。

开始狗啃!

“死女人!”

“干嘛?”

梨子边啃边抗.议!

真是的,吻下,又不会掉块肉,叽叽歪歪个什么啊。没看到人家正啃在兴头上吗?

“你知道吗?你该减肥了,你很重,看起来没多少肉。为什么这么重?我都快抱不动了。”

“啊?”

啃到一半的梨子,瞬间从天堂跌落到地狱!太过分了,这个不懂情调的吸血鬼!

梨子用桃花眼狠狠地鄙视了他一眼。

突然在湛蓝的海边,她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他一直在黑暗中来回的徘徊……一脸落寂的神情,好可怜啊。

这几天不见,他怎么变得这么沮丧憔悴啊。

梨子的心下沉着,怎么说,他也是她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朋友。

“放我下来,快点,见到熟人啦!”

死女人用力地掐他的脸,痛死了。

掐哪里不好,偏偏掐他的宝贝脸蛋!可恶。

为了爱惜自己的帅脸,在天空飞翔的安德烈只好放她下来。

“喂,海怪先生,好久不见啦。你在这里散步吗,好有闲情啊!哈哈……”

真是朋友相见,分外惊喜。

梨子的表情就说明了一切。

“啊!梨子,你终于又出现啦。”

海怪先生“鸡冻”得又开始流鼻涕啦。

“是呀,是呀,好久不见啦!”

梨子,又跑上去,跟他握手啦。

“梨子,我不叫海怪。我有名字的。我叫银星雾。”

星雾啊?这个名字太诗情画意了,跟你的长相不相符吧。

“真是奇迹,你从吸血鬼城堡出来,竟然还能活着。”

“呃?呵呵,是啊!”

“是在做梦吗?你竟然还活着?”

“呵呵,是啊!”

“他们对你很好,是吗?”

“是啊!”

梨子很郁闷地想着,这不是说无聊的话吗,我后面还跟着个吸血鬼王子呢。

能不说他们的好话嘛!

“你是从吸血鬼城堡里出来散步的吗!”

“是啊!”

“他们还这么好心的让你出来散步啊。”

“是啊。”

梨子用白眼球鄙视了他一下。真想打得他满地找牙,围着这个吸血鬼说个没完,快烦死了。就不能换个话题吗?

“吸血鬼们,没提什么条件就放你出来了?”

“是啊!”

梨子忍住爆打他的念头。真想拿一条海带上吊算鸟。

吸血鬼,在他的口中真是无处不在啊!!!梨子快疯啦。

如果不是这个海怪先生的声音非常动听,她真想一掌拍死他得了!

没办法这家伙虽然很丑,但声音嘀哒悦耳就像天籁之音。

不信,仔细听听,如果不看他的长相,只听声线,真的觉得跟你说话的人一定是位大帅哥呢。

“梨子看你这么精神的样子,在吸血鬼城堡里过得不错吧。”

海怪先生很郁闷地说着。

其实他都快哭了,真不忍心说出吓她的话,其实他最讨厌那群吸血鬼了!

他的族人跟血族有史以来就是死对头。

双方从很久以前的以前的以前就开始争夺领地啦。

当然,在很久的那个以前的以前的以前,就开始争夺爱人!

这个“爱人”一词还是老祖宗告诉他的。

“是啊!”

梨子被他天籁之音的‘吸血论’催的有点困了。

哎,其实不看他长相,用他的声音来唱催眠曲也是VERY帅的!

她翘起嘴巴,想着要是他再不转移话题,本小姐就要主动出击啦。

“梨子,谢谢你还跑来找我,你来找我,是答应了我的求婚了。是吗?”

海怪先生的脓包眼睛里灌满了一汪瑟瑟的秋水啊……波涛汹涌地起伏着。

他等着。怀着一腔的激动,耐心地等着她的回答。

千年了,即使过了千年,她的样子全变了,彼此的样子全变得面目全非,他也还认得她,也还闻得出她身上的味道——在千年之前,她有一条美丽的金色鱼尾巴。

这一听,落在后面的安德烈就觉得不对劲了。

特别是当他听到“银星雾”这个名字后,他的血液全翻滚起来了。

银星雾——银星雾——银星雾!

我靠,这家伙不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家伙吗?

可是,他怎么变成这样子啦。

安德烈脑子全短路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

梨子发困地说,没办法,成习惯性的条件反射啦。他说什么,她全答“是啊。”

不过,她后来想想,好像听到“求婚”两字了,她眨着眼,回过神——“什么?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啦?”

“不——不!死女人,你不准答应他!”

安德烈愤怒地瞪大眼,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

平静的海水在那一刻,怒吼起来,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你来晚啦!梨子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她现在是我们海族的新娘!”

海怪跳出水面,伸长着无数的触手阻挡着安德烈的前进。

“不——这不算!星雾,你不能带走她!她是我的新娘。”

“你错了,安德烈,她不是!”

“你才错了,从千年之前就错了!你不能再把她带走。她是心甘情愿留在血族里的。你不能再囚禁她了。梨子,快过来。”

安德烈心急如焚地叫喊着。他一脸的惊恐,这种情况让他的心再一次备受煎熬。

“这里是海族的地盘,你是没办法带走她的!”

海怪说完,四周全变成一片的汪洋啦。

梨子被他们的对话全搞乱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一句话也没听懂啊。

“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让梨子答应你的求婚!”

“梨子是愿意嫁给我的,在她进了这个世界后,第一个遇见的人就是我。我千年之前就祈求过,不管要等待多久,我都要第一时间找到她,遇见她,并第一个向她求婚!”

郁闷,还是听不懂他俩到底唱什么戏。

安德烈才不管他说的话,在海域里他没办法使用魔法,只能想办法先带梨子离开这里再说。

“梨子,快到我这里来!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

场面太混乱了,梨子也害怕起来,她着急地跑向安德烈。

可是半路海怪先生跑了出来,他一把拽住向前冲的梨子。

结果,一个猛地向后跌倒,梨子,惯性地飞向了海怪。

唔……

嘴上怎么会有一片冰润的薄荷香气……

吻?

接吻啦!

和海怪先生……

啊——为什么会这样?全变了!海怪不见啦。

她吻了一位满头银丝柳发的人!

怎么回事?

四周全是一片蓝光光的银色……鱼鳞啊,一片片的,像羽绒一样的覆盖,银光闪闪迷人眼。

梨子全看傻了。

因为,那个人正目不转睛地冲着她微笑着,嘎嘎……好漂亮的笑容啊。

一头卷曲在脸侧的蓝柳丝发,正打着可爱的弧度小圈圈。

一双活灵活现的水蓝色眸子正微微的眯起,咦,仔细看,连卷卷向上翘的睫毛也是淡蓝色的啊。

皮肤好白啊,雪色的哩。

最主要的是这个人的身下有一条好大的鱼尾巴啊。

是银色的,银光四溢啊。

这条尾巴正欢快地扑着水花呢。

晶莹剔透的水珠,千颗万颗的搭成一条条的水帘珠子……

这美丽的画面,一下子让梨子忘记了刚才接吻的事了。

“哇,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美人鱼啊,真是叫人兴奋啊。”

梨子大叫着,奔了过来,抱住美人鱼就叫唤着:“美人鱼姐姐啊,你长得真是美若天仙啊!这才叫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啊。”

那对叫妙茉,妙莉才没有她好看呢!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那对狐狸精给美人鱼姐姐提鞋都不配呢。

美人鱼摇了摇头,并不同意她的叫法。

不对吗?

梨子,想了想。

也对,桑梓都讨厌她叫桑梓哥哥呢。

也许这里的人都比自己小。好吧,改口。

“漂亮的美人鱼妹妹啊……见到你真高兴,原来,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美人鱼啊。瞧吧,你的头发好柔顺啊。你是在等你的王子吗?说吧,你喜欢什么样的王子啊,我帮你介绍一个不负心的!”

梨子开始对人家动手动脚啦。

这个,能不能扯个鳞片当纪念品啊。

问题是这个美人鱼还是一脸忧愁的样子。

难道叫错啦?

“我等的是公主,不是王子。我只喜欢女生。”

美人鱼终于开口说话啦。声线不是一般的动听啊。嘿嘿……

“喜欢女生?”

“嗯,是的。”

一看到美人鱼点头了,梨子就想哭啦。

5555……这个世界是怎么啦。

漂亮的人全是玻璃或者拉拉吗?

搞什么啊。

桑梓说,他只喜欢男生。

美人鱼也说,她只喜欢女生!

乱套了!

怪不得,梨子总觉得漂亮物种越来越少了哩。

原来,全搞那种东西去啦。

梨子象征性地掉了几滴眼泪,顺手拿过美人鱼的衣襟,使劲地擦着自己的鼻涕。

不过,她突然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咦,她怎么没胸啊?

梨子对她上下摸了个遍,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啦!

“你……你……”

她无语地结巴啦。

“我等了你千年,你知道吗?”

美人鱼又开始发扬他的天籁之音啦。

这声音?这声音……

“啊——海怪先生?”

美人鱼又点了点头,纠正她:“我说了,我的名字叫银星雾。你还是和以前那样,叫我星雾吧。”

“可是,为什么你以前那么丑,现在却这么漂亮啊?丑小鸭变成美丽的天鹅啦?”

梨子被吓得不轻,一脸的疑问。

“丑小鸭是什么东西?是用来吃的,还是用来穿的?天鹅是一种鱼吗?也在水里游吗?”

扑倒。

梨子呈大字,扑在水面学仰泳。

都快招架不住这位美人鱼大哥的问话了。

“那个,下次有机会俺在解释吧。”

梨子满头汗地说。

5555……以前不在同一个世界生活过,说话就是怪异。

“梨子,梨子!快出来。你在哪里?”

不远处,传来安德烈的声音。

银星雾皱起轩挺的眉峰,把梨子藏在身后说:“不要跟这个吸血鬼回去,他们会杀了你的。”

“不是……安德烈,他不是这种人。”

“难道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成为吸血鬼新娘,就沦为祭品了。”

“什么祭品啊?”

梨子,一脸的不解。

“干尸!”

银星雾一说完,梨子的脸全白了!

“你……你胡说。不是这样的!”

“要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吸血鬼都要先成为干尸的啊!先把你的鲜血放行吸干,然后……”

“不,你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

梨子万分惊慌地看着他,她捂着耳朵再也听不下去啦。

为什么没人告诉过她,成为吸血鬼新娘要付出这种代价?

对了,安德烈不是说过要先吸干她的鲜血吗?恶……

“对不起,我说的吓到你了。真的对不起,梨子,我不是故意的。”

星雾的蓝眸中升腾起一层雾水,白茫茫一片。水凝珠子沉甸甸的。

他握紧她变得冰冷的手,又说:“相信我好吗?我不会害你的。”

“可是,我……我吃了他的紫珠同心。跟他是同生同灭的!”

星雾的眉头攒了起来,沉思着,他抬头仔细地上下打量着梨子。

“你们还只是有名无实吧。”

“什么?”

“他还没碰过你,对吗?你们还没有同床圆过房吧。”

“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梨子的脸一片的绯霞突临。

哼,哪有这么直接问人家的,好歹,我也是年方十八的一姑娘!

星雾只好笑出声,解释:“因为你身上有一种香。”

“什么香啊?奇怪,我怎么闻不到?真的有吗?在哪,告诉我,我也闻一下。”

星雾嘿嘿地干笑了一下,凑近她的耳边,轻轻地咬了一口:“就是处.子之香啊。一般人是闻不到的。只有我可以。”

梨子一听,脸红烧到了耳根处,学着安德烈的样子,对着星雾就是一棒槌:“去死!我揍死你,叫你乱闻!”

星雾一脸委屈地看着她:“没办法啊。谁叫你身上的味道这么重的。别人不想闻,可是你都强迫别人闻到了。”

我靠,偷了腥还有理了。

没办法,梨子再次给了他两棒槌!

“梨子,谢谢你。”

被揍的星雾,抬头的刹那,星眸全是幽蓝幽蓝色的水花在滚动,真是好让人疼惜的星星眼啊。

“啊?干嘛谢我?被我揍傻啦?”

梨子摸了摸星雾的头。一付阿姨哄幼稚园小朋友的动作。

结果被他一个白眼给盖了过去。

“我的意思是说,谢谢你那个……”

梨子瞪大眼等着他的下文呢。

结果这个说话半截的家伙只顾着自己脸红去啦。

她一脸不明所以地继续盯着他的俊雅红脸,想探个清楚。

哎,为什么这位美人鱼大哥老玩那个,这个的。搞什么神秘啊。都没听懂。

“是那个啊……”

没办法,他不说清楚,只好让大肚点的本小姐亲自出马啦。

“就是那个嘛。”

星雾通红着脸,着急地说。

说了等于没说。

梨子无语地瞪着他:“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再玩躲猫猫的捉迷藏,本小姐还是直接去睡好啦。

“我是说,谢谢你吻醒了我。”

星雾说着,凑上前,捧住梨子的小脸就啵了一下。

这个吻太响亮了,让她一阵的傻笑……

哈哈哈……今天终于有帅哥主动吻本小姐了。

自从来到这个神秘的世界后,天天被人骂“低等人类”,要不就是“又丑又笨”的死女人。

靠死,我是女孩好不好。不知道那个安德烈是什么眼神。

没眼神,也应该闻得到本小姐也是年方十八的一姑娘!

哦不,是年方十八的一支花。

虽不是什么天姿的国花,但好歹也是清秀的一朵小花花吧。

看到星雾又想再次凑过来揩油。

梨子就不同意啦:“等等……你为什么要吻我啊?”

星雾白了她一眼,一本正经地说:“不是你叫我亲你的吗?”

啊?

“你胡说,我才没有!”

“你发春的表情就是在向我暗示啊,我一看就明白啦。所以呢……”

还未等星雾说完。

砰!

第三个棒槌就下来了!

梨子今生有史以来遇到的第一个理直气壮的色狼!

哼,所以个P。

所以呢,去死吧!死色狼——以他的理论,还真是“色狼无罪,揩油有理”!

还未等星雾消化完头上三个热乎乎的肉包子,安德烈就出现啦。

空气一滞,万籁俱寂。

只有水流声,在耳边叮叮咚咚的轻淌……

两个大帅哥,一紫一银,一前一后,互相瞪视着。

梨子夹在中间,前也不是,退也不是。

观察了半天,梨子突然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秘密。

那就是,难道这两个帅哥在比眼力吗?

白眼互瞪?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分,两分,三分……

难得终于有两大帅哥为本小姐而打架啦,正想热烈地撒花庆祝一下呢。

结果,才发现,主角好像不是自己。

拜托啊,帅哥们,你们不是应该为了我而奋起打架的吗?

情敌相见分外眼白,难道就是为了让本小姐看你们在互通暗情吗?

“喂,你们瞪够了吗?主角不是我吗?”

梨子,挥着手,大叫起来。

心底里不死心地安慰自己,没关系的,导演可能暂时还没发现我的重要。

我只好主动引起他们的注意啦!

“闭嘴!”

“闭嘴,死女人!”

结果两人全回头,异口同声地发出了伟大的心声——闭嘴!

梨子的小心肝顿时裂成了片片的碎布条……啊啊,这是唱的哪出戏啊?

梨子立刻不服地指着安德烈控诉——你……你……你……可恶!

“男人说话,女人不准插嘴!”

安德烈又用那双宇宙无敌的桃花眼,鄙视了她一下。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鄙视在她眼中,仿佛是在勾人魂魄。

梨子嘻嘻地笑了一下。

“死女人,还不快过来!”

安德烈手一挥,就把梨子牵到半空。

可是下一秒,她就吊在半空中玩荡秋千啦。左右摇摆不定。

梨子的小心肝又开始受刺激啦——哇哇,本小姐有恐高症啊!

银星雾,抖了一下银色斑斓的大尾巴,一条银丝就绑住了梨子的脚。

结果,非常不幸的,梨子被他俩当成锯子,在半空中玩钢丝吊索啦。

两人互不相让的一拉一扯。

梨子的嘴角就抖过来又抖过去。

不过,她并不关心自己的安危。

她心里在想啊——你们说,本小姐选哪个好呢?

安德烈?

哇,啧,超美型男。俊男,美男,型男——真是三优集身的三好产品啊,不要就是笨蛋啊!将被所有爱吸血鬼的腐女们所唾弃!

银星雾?

哇,怎么说人家也是一美人鱼啊。再辜负美人鱼的一片痴心,就是在严重地亵渎安徒生老爷爷的童话啦。将被无数的爱童话故事的小朋友们所鄙视。

哎,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为什么自己不能变身两个梨子呢。这样子就能一人一个啦,得了,公平啦!完美大结局啦。

撒花呀撒花,喷水呀喷水……

可是还没等她意YY完,两个梨子的大好前程时,自己的腰伎就快被这两个恶男给扯断啦。

55555……上帝爷爷呀,人家不是那个蚯蚓呀,可以断个两三截,再重新接上!

梨子吞下自己YY的口水后,大叫起来:“喂,喂……你们在干嘛啊?”

再不出声阻止这对蛮夫,本小姐就要变成两截香肠啦。

“死女人,你快点告诉他,你喜欢的是我!最讨厌他的臭鱼尾巴啦!”

安德烈向梨子抛了个桃花眼,一脸的“美男计”。

呃……

梨子歪着头,问了一句:“那你喜欢我吗?”

吸血鬼王子呀,你也不想想,你家里还住着两只蛮横的狐狸精呢。

本小姐的命再怎么不值钱,也是香喷喷的一条人命啊。

安德烈愣住,他不知道这个又笨又丑的死女人还脑子发烧问这个问题。

他随口而出:“下次我再回答你。“

恶……

该死的安德烈,脑子进水了吗?

梨子也气得回话:“那我也下次再告诉星雾。”

这下子,把银星雾给逗乐啦:“哈哈哈……”

星雾一笑,安德烈就冒火啦:“死烂鱼,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对着安德烈招摇地扇了扇鱼尾,星雾撩起银柳的发丝,放声高调的说:“切,蝙蝠精啊,在我面前,你也敢对梨子使用‘美男计’别笑死人啦。哈哈……你不瞧瞧你长的熊样?你比我美吗?比我妩媚吗?比我可爱吗?”

说完后,还故意冲着吊在半空中傻笑的梨子,抛了个星星眼。

结果,梨子的双目马上绕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

扑吡,梨子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安德烈一脸恐怖地看着他,这个无耻的妖男!

“哼,比美算什么?比力量才最重要。男人就是要比武力,自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噼啦,梨子都听得见自己牙齿的吡啦声啦。

我痛啊!该死的安德烈,然道为了证明他的大男人理论,就要牺牲她最为骄傲的小蛮腰吗?

5555555……扯得我好痛啊……

刚看到安德烈的拉扯动作,银星雾也加紧了力道!

结果,受害人,梨子痛得哭爹喊娘。

这对可恶的自私鬼!

竟然以爱情的名义不但摧残本小姐的身体,还折磨本小姐的神经!

真是不可饶恕!

疼得要死的梨子,终于发飚啦!

“该死的,全听好了——谁先放我了,我就跟谁走!一,二,三。放!”

一声令下!

结果,只听见扑嗵一记惊雷大响!

梨子,扑在了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555555……

这对混蛋,竟然——竟然——同时放手!

全身的骨架都散了,这下好啦,变成可怜的三等残疾人啦。

安德烈和银星雾两人一脸愧疚地奔了过来:

死烂鱼——你没事吧,梨子。我扶你起来吧。

蝙蝠精——死女人,没事吧,没事,就自己爬起来。

本来,听到星雾的话,还安慰点。

转到安德烈的时候,自己真想跟他老死不相往来啦!5555……

“刚才是谁最后放手的!”

扑在泥土里,一脸泥面的梨子,仰头,大声地询问!

梨子恨恨地想,这对笨蛋,怎么就这么白痴!

在相持不下之间,本小姐是多么聪明的一支小花花啊。

叫你们其中一个先放手,当然是为了考验一下,看看谁是最聪明的,可以托付终生的老公啦!

只要在那个笨蛋先放手后,自己再迅速的一拉!

看吧,清秀美美的一支小花花不就到手了吗?

哈哈……瞧吧,本小姐都设想好啦。然后再带着小花花逃离犯案现场,溜之大吉。

不就光荣地赢得美人归了吗?

所以,最后放手的那位,就是本小姐的上选老公啦!

哈哈哈……为本小姐的聪明伶俐鼓掌三声——啪,啪啪,啪啪啪!

结果,这两人看到梨子一脸想杀人的表情,会错意啦。

两人再次共同进退,摇头再摇头——“不是我!”

扑嗵!

梨子真想仰天长啸呀……

这对猪头,真是白给机会都不要啊。实在是太弱智啦,气死我了。

别人是扶不起的阿斗,他俩是扶不起的老公!

砰!

梨子,又继续钻进泥土地里去啦。

苍天啊……大地啊……上帝爷爷啊……请让我眼不见为净吧!

木讷的两人,对视了一眼。

步履一致地又异口同声地表示——“是我先放手的!”

这一说,梨子,更想去死啦!

难道他俩真想把她气得七窃流血,爆破而亡吗?

死烂鱼开始表白——梨子,你一定要相信我。是我先放手的。

蝙蝠精着急地争论——不要相信他,死女人,我才是那个第一放手的人!所以,你就跟我走吧。

忍无可忍的梨子,终于自己爬起来了,对着他俩铿锵地说——本小姐决定啦。你俩白送我,都不要!

啊的一声,两人同时跌破眼镜!

强悍的女人啊,当众休夫啊。

一听,安德烈的脸就臭成了一块石头——这个死女人是不是活得太滋润了?皮肤欠烧烤吗?

银星雾,马上一付欲泪状——555……这是怎么一回事,梨子刚才不是答应了我的求婚了吗?

安德烈俯在她耳语了一句:“不想让我吸***的血,就最好识相点!”

说着掐了掐她的小手臂,以示惩戒!

梨子无语地瞪着他,这家伙,怎么这样威胁她啊!

银星雾,还真的很似乎叫银星雾这个名字。

乖乖,这眼泪就像水龙头似的,说来就来啦。

幽蓝色的瞳仁里一片的蓝汪汪的水在得瑟呀得瑟……

得瑟得使梨子都不好意思狠下心肠来拒绝他啦。

“亲爱的梨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嘛……”

“啊?我怎么样啦?”

银星雾扑上来就死拽着她的衣服。

完啦,梨子一脸郁闷地看着他,漂亮的美人鱼哥哥,我没欠你钱吧。

别拽了行不,本小姐就这几身衣服换着穿呢。

也不想想,这个世界的公主蓬蓬裙太难穿啦。

本小姐实在是穿不下去,动不动就要被长裙绊倒!

这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本小姐花了好多功夫才自己制作的几件衣服啊,换洗着穿的。

而且很不好意思的是,本小姐是专扯吸血鬼城堡里没用的窗帘布做的衣服。

我靠,别拽了,行不!

银星雾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着梨子开始唱小曲儿:“亲爱的梨子,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负责任的使乱终弃……”

呃……

吡一声!

奇怪了——咦,怎么小庇股凉嗖嗖的?

安德烈一脸的呆相。

银星雾也一脸的傻相。

然后,梨子,自己低下头一看——哇,好家伙,扯哪里不好。扯我庇股!

啊,好啦,你们这两个恶男开心了吧。本小姐的庇股不保啦!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自你离后意难平

    1自你离后意难平

    言安| 现情

    许小沐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 2 叶少,宠妻请克制

    2叶少,宠妻请克制

    言安| 现情

    时隔三年,时愫清又见到了叶盛深的助理许凡。时愫清实在想不通,...

  • 3 至尊帝师

    3至尊帝师

    言安| 都市

    “爸爸,爸爸,我好饿啊,我和妈妈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救救我们...

  • 4 痴念成执爱无终

    4痴念成执爱无终

    言安| 现情

    乔念爱陆执,爱到最后家破人亡,一无所有,陆执却要娶罪魁祸首为...

  • 5 错爱冷情霍少

    5错爱冷情霍少

    言安| 现情

    唐蓁爱惨了霍焱,一颗心却被霍焱视为掌中渣,她失去了一身傲骨,...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