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慎言沈长念 重生后,我要暴君每晚哄我睡完结版在线阅读

重生后,我要暴君每晚哄我睡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祈慎言沈长念的小说叫《重生后,我要暴君每晚哄我睡》,本小说的作者是挥墨写意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是京都贵女,至亲宠爱,天真而不知世事。而他,是冷血残暴的大楚战神,是她拼命想和离的丈夫。一对怨偶,十年后再见时:她被心爱之人满门抄斩,被悬挂城墙之上,受铁水蚀骨之痛。他双腿残废,领百万大军,兵临城下。那畜生以她之命,威胁他退兵,但可笑的是——是她害他双腿尽废!害他成京城笑话!害他九死一生!“祈慎言,今生就用我的命,换你为大楚的王!”她坠落城墙,却见他失了镇定,绝望唤着她的小名......一朝睁眼,至亲健在,她好死不死重生在她与他人私奔,被他抓住之际。男人声音阴冷至极:“再说一遍,你要嫁谁?”她小腿一抖:“嫁,嫁你!”

《重生后,我要暴君每晚哄我睡》精彩内容

崇德二年,春。

“陛下!秦,秦王已大军压城,您要不还是赶紧离......”

啪——!

“闭嘴!有她在,祈慎言一定不敢攻城!”

被扇了耳光的太监,不由低头,看向下面的城墙。

城墙最中央,挂着一个女人,披着件破烂单衣,浑身上下没几块好肉,血迹斑驳,有些烂肉已经散发出浓郁的腐臭。

寒风袭来,身子吊在那儿,女人紧闭着眼,偶尔晃荡,犹如死尸。

半晌后,一阵轰隆声响起——

“哒!哒!哒!”

铁蹄溅起飞灰,乌压压一片,唯有那一杆黑底红字,刻着“秦”字的大旗在空中清晰飘荡着。

城墙上,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祈辰风,不可置信地望着兵临城下的大军,冷汗簌簌落下。

他没想到,祈慎言真这么大胆!

眼见愈发近了,他一咬牙,抽出护卫佩剑,抵在绑着手腕的绳索上,赤目大吼:

“祈慎言!停下!朕命你停下!不然今日便是沈长念的死期!”

底下马蹄声阵阵,直逼城门。

男人不甘,剑锋转了去处,直指沈长念满是崎岖伤痕的手臂。

“还是说,你想看,你心爱的女人被朕一块一块削成肉泥?!”

话落,锋利的剑刃转瞬割下一块血肉,混着寒风,缓缓落下。

沈长念却仿佛感受不到痛楚,布满疤痕的眼皮掀开,眸光漠然侧目,落在祈辰风身上,轻轻笑了。

她爱了十二年的男人,为了那皇座,正在榨取她最后一丝价值。

但可笑的是,直到三天前,沈家满门抄斩,血流成河。

她才明白,从前的恩爱都是祈辰风的骗局。

爱她是假,实则是看上沈家身后兵权。

娶她是假,实则是为了折辱祈慎言。

桩桩件件,皆是算计!

就连留她性命,都不过是为了算计城下的祈慎言。

只是,这次祈辰风算错了。

“咻!”

男人搭箭拉弦一气呵成,裹挟劲风的箭矢朝祈辰风直直射了过去。

他面容冰冷:“本王,最厌恶威胁。”

上面一片慌乱,祈辰风险险避过,怒不可遏:“祈慎言,你觉得朕说的话是儿戏?!”

说完,他丢下长剑,命人拿来烧红滚烫的铁水,一勺一勺地浇灌在城墙上的女人身上,很快侵蚀了肌肤。

“啊啊啊!”

沈长念痛得忍不住凄厉叫出声,铁水不断灼烧着身体,宛若炼狱。

她疼得浑身颤抖,在空中疯狂摇摆,试图摆脱那蚀骨的铁水,撕心裂肺的痛楚逼得她恨不得就此死去!

“再不退兵,朕就将这一桶全部倒下去!”

闻言,沈长念顾不得疼,抬头看向祈辰风,竟是大笑了起来。

“你这个蠢货!这世上最恨我的,便是祈慎言。我害他成为京城笑话,害他双腿尽废,害他九死一生,拿我威胁他......”

说完她微抬眼眸,对上那双清冷如寒月的眼睛,狼狈笑问:“你想我死吗?”

轮椅之上,男人一身广袖长袍,矜贵孤傲,就算风尘仆仆,也未折损其半分风姿,犹是如从前,带着高不可攀的尊贵,睥睨众生。

如此男儿,世间少有。

而她却眼瞎,选择了一个畜生。

祈慎言面色依旧疏冷,没有回答,狭长深邃的眸子泛着阴郁的光。

片刻后,男人修长如玉的手将将抬起,似乎要下达什么指令。

然而,长指痉挛似的抖动了一下,最终缓缓放下。

他看向,城墙上被折磨得已经不成、人样的女人,一字一顿道:“你,必须死在我手里。”

言下之意,他要沈长念的命。

祈辰风瞬间听出其中关窍,满面喜色,连忙要出声,却被一道开怀笑声打断——

“既然如此,那就下辈子吧!下辈子我任你宰割,今生......”

“就用我的命,换你为大楚的王!”

话音一落,祈慎言心跳漏了一拍,心中猛地涌上不好的预感。

他定睛一看,沈长念不知何时挣脱了绳索。

就在女人松手的那一秒,男人薄唇抖了一下,不可置信吼道:“沈长念!不准松手!不准!”

他慌乱地推着轮椅往前,想过去接住她。

但太远了,这条路像是没有尽头一般。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具轻飘飘的身子,宛若最丑陋的蝴蝶,疯狂坠落。

“砰——!”

血花炸开,了无生息。

沈长念倒在了血泊中。

她望着远处,艰难地张了张嘴,口中的血却不断奔涌而出,淹没了未出之言。

“别过来了。”

“慎言哥哥,对不起......”

祈慎言,这辈子,我总算对你好了一次。

......

“小姐!秦王你放开我家小姐!”

“滚!”

痛!

一股几欲被捏碎的疼痛传遍全身。

沈长念皱紧了眉头。

下一瞬,脖颈上忽地萦上一只冰冷带着薄茧的大掌,缓缓收紧,耳边同时传来男人阴冷的嗓音。

“沈长念,你好大的胆子,敢背着本王与别人私奔!”

她猛地睁开眼,蓦地对上一双嗜血的黑眸。

“祈,祈慎言?!”

男人的面孔十分年轻,眼尾有一道刀疤,并不狰狞,反添了几分狂傲。

沈长念心口微滞,眼眶莫名一热,忍不住轻轻摸了上去。

这道刀疤是十岁那年,她与母亲上香,遭马匪突袭,祈慎言为了护她而被砍中。

但问题是,这道疤,早在他二十三岁时,就忽然没了。

那她现在看到的是......

没等沈长念琢磨明白眼前的情况,就见男人忽地推开她,深眸里满是自嘲:“你果然讨厌这道疤。”

他刚掀开车帘,身子顿了顿,语气冰冷骇人:“聘则为妻奔则为妾,你既不愿嫁给本王,那婚事就此作罢,从此你我各不相干,何必作私奔的把戏给本王看。”

说完,他跳下马车,冷漠离去。

沈长念恍惚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外面又进来一人。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秦王有对您做什么,他那一张阎王脸......”

这声音,这张稚嫩的脸......

沈长念猛地一怔,眸底涌上热泪。

青鸟!

陪她一同长大的青鸟!

但青鸟是死了的,死在沈未央手中。

难道......

“如今是何年何月?!”

青鸟微张小嘴,似乎不解自家主子为何突然问这个,但还是答道:“自然是元明十七年,八月啊。”

元明十七年......

这正是她与祈慎言定亲的那一年!

沈长念不可置信的伸出双手,肌肤嫩白如玉,哪里有半分崎岖。

那她这是......重生了?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真千金在综艺节目爆红了

    1真千金在综艺节目爆红了

    言安| 穿越

    苏洛是个小道姑,是青云派掌门的唯一弟子,她潜心修炼多年,终于...

  • 2 三宝妈咪是满级大佬

    2三宝妈咪是满级大佬

    言安| 现情

    秦卿一直都以为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未婚夫的,可是却在即将生产...

  • 3 君逸璃我来嫁你了

    3君逸璃我来嫁你了

    言安| 古言

    云汐柠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孙女,按理来说她的一生应该是无比富贵的...

  • 4 相见非欢

    4相见非欢

    言安| 现情

    一次纠缠,让叶安清和自己的男闺蜜有了联系,这个男人是她暗恋多...

  • 5 席先生的天价小娇妻

    5席先生的天价小娇妻

    言安| 现情

    凉落从小生活在孤儿院中,后来是席靳南将她收养回家,只不过她自...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