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阡骆之潜 光完结版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夏阡骆之潜的小说叫《光》,本小说的作者是阿茝最新写的一本现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自从夏阡和骆之潜分开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再也没有相遇过。原本以为,时间会将他们曾经所经历的一切彻底的埋葬,却不料四年以后,那个叫做骆之潜的男人再次出现在夏阡的面前,这一次他们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孩子,彼此都已经有了改变,就好像爱情一样。而再次相遇的他们,又是否能够和以前那样,不顾所有,只为了爱。

《光》精彩内容

五月初的寂余在一场突如其来的高温下,成功入夏。作为一个南部沿海城市,寂余延续了往年的功绩,甚至更甚。

在老家经历平均气温35°的五一假期后,夏阡终于结束为期四个月的寒假,提前回到了寂余,倒也不是给了返校通知,只是迫于压力(没钱),先回去打点小工,赚赚生活费。

高铁上的人也不是很多,坐一排空一排,比起以往倒是安静了许多。

还有两个小时,夏阡想想等会儿回去多半是兵荒马乱的场面,还是先休息会儿,养足精神,在身上盖了件外套,把半张脸都藏了进去,开始睡觉。

睡了还没一个小时,突然一阵毛茸茸的触感,本来就浅眠的夏阡立马清醒来,睁大眼睛盯着眼前差不多一只手大的猫。

“我是没清醒吗”夏阡醒来第一想法就是觉得自己还没清醒,缓了一会,跟着这猫大眼瞪小眼,心想“还真是不怕生啊”。

想着应该是后面的乘客的,想转过身去询问,又想着这猫爬过来这么久还没反应,应该也是在休息吧,干脆就不动了。

摸了摸这猫,翻看它脖子上的项圈,里边刻着“三三”,这猫叫三三?夏阡试探性地叫了声三三,这猫果然颇有些灵性地“喵”了一声。

夏阡眼下也没什么睡意了,索性跟着这猫玩,接下来一个小时一直哄着这猫,心里还默默地想等下到站一定得记得把猫还回去。

窗外的景物一瞬即发,像这有时觉得冗长的岁月,突然间,走得飞快。夏阡心里突然感慨,这四个月过得也太快了吧,连脂肪也追不上,自顾自地叹了一口气。

而坐她后面的人,其实全程清醒着,盯着前面座位上冒出来的半个脑袋,一向平静淡如水的脸上难得流露出些许的疑惑。

高铁很快就到站了,乘客们纷纷准备着下车。

夏阡也收拾好东西准备下车,突然后面传来起身走动的声音,还未等夏阡转过身,一个修长的身影便停在旁侧,夏阡心中突然停了一瞬,自己来不及觉得奇怪。

脑袋慢慢转过去,先入眸的是一双修长的腿,目光移上去是一件简单的白T,然后就是一张很养眼的脸。

嗯……是真的挺好看的,微抿的唇,高挺的鼻,眉目间淡淡的神色如苏州雨后辽远的山雾,美则美却总归遥远而不真实,那双内双的眼睛泛着淡淡的水光,正一瞬不瞬地望着自己,平静的脸上好似千年潭水,幽深静谧……

真的是好看啊,夏阡脑袋里顿时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只能暗暗感叹眼前人身上的气质,这么多年,夏阡就没见过有这般清尘凛凛的人。

哦不……好像见过一个,那人是谁来着……夏阡开始在脑里仔细搜索,突然,发现脑里深藏那个人的脸慢慢与眼前人的脸重叠在了一起……

我*?霎时间夏阡由呆愣的表情转为震惊甚至恐慌,忐忑……一时间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怀里的猫冲着那人叫了一声,挣扎着跑向它的主人,那人也是全程紧盯着夏阡的脸。

余光瞥见那猫跑过来,才慢慢地抱起跑向他的猫,挠了挠猫的下巴,再次把目光移到夏阡脸上。

开口便是温润的声色,略略有些低哑“我的”

夏阡睁大了眼,像是反应不过来“啊?”

“这猫,是我的”

夏阡终于稍稍冷静了下来,假装不动声色的样子“哦……哦,刚才,它跑到我座位上来,不好意思啊跟它稍微玩了一会儿”

“喜欢吗”

“啊?嗯……它…它挺不怕生的”

夏阡那假装的不动声色突然有些绷不住。

“它不喜欢亲近人”

“嗯?!”

这哪里像不爱亲近人的亚子?!不是窝在她怀里就是跳到她肩上,自在得很呢。

“可能……跟我投缘吧”夏阡僵着身子,只能附和道

“嗯,大概随了主人”

那人慢慢顺着三三的毛,猫大抵是觉得舒服了一直咕噜咕噜的。

“啊……是吗”说实在夏阡有点听不太懂了。

“喜欢的人也跟主人一样”

温润的声线,说话也慢慢悠悠的,实在叫人心动。

可是此时,夏阡只觉得后背发凉,手也忍不住开始抖。

场面僵持了两分钟后,对面那人轻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无奈。

“好久不见啊,夏阡。”

这一声夏阡简直把她装了许久的冷静打得满地碎,心里只想着逃,可是……她看着眼前这张脸,明明平静得很,却叫她生生看出了一些委屈,脑海深处的记忆翻涌上来,夏阡只觉得有些难以承受,张了张嘴,干干地回了一声

“好…好久不见,骆之潜”。

……

夏阡靠在地铁门上,低着头,眼睛呆呆地顶着地面上某一点,胸膛里是克制不住的,猛烈躁动的心跳声。

列车里响起“滴滴”的提醒关门声,确认了没人追上来,她才终于有些平静下来。

回想着刚才高铁上的事,在那两句看似寒暄后,她跟着骆之潜下了高铁,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走出了车站门口,她抬头看到似乎有人来接骆之潜,趁他未开口之前

夏阡迅速说了句“我还有事,先走了”

然后头也不回地,往旁边地铁站冲进去。虽然夏阡看不到,但她相信,她的背影看起来一定很狼狈。

夏阡又想起了骆之潜跟她说话的模样,心里竟然开始发酸,深呼吸了几口气,忍住流泪的冲动。她,还没资格哭。

那一头的骆之潜,看着夏阡慌不择路的背影,竟没有拦住,也没有追上,就这样看着她逃走,似乎这次,他笃定,他们一定还会再见。

林封坐在车里,一眼就看到从车站走出来的骆之潜,下车走过去,却难得看到他脸上带着不同以往的神情,困惑?迷茫?怅然若失?看不懂,这么多年,就没看懂过。

“怎么?一脸哀怨,在蒲宁过得不好”

“哀怨?”骆之潜微微挑起眉头,脸上的疑惑更甚。

“嗯,很明显,刚分手的样子”

骆之潜索性不去理会林封胡说八道的嘴脸,自顾自地往车那边走。

上了车,林封难得闲不住嘴

“刚没看错的话,你是和一个女生一起出来的?”

“嗯”

“呵,骆之潜你行呀,坐了趟高铁还能拐个妹子”

骆之潜微微叹了口气,手上也不闲着,顺着三三的毛

“不是妹子”

林封停了一瞬,“已婚?”

骆之潜这会儿重重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无所谓似的“嗯”

“你哥们看上了已婚妇女,帮忙吗”

“嘁,你看上谁,都用不着帮忙,已婚妇女嘛,除了有个家室难搞一点,其他也不是什么问题。”

骆之潜一向听惯了从林封嘴里说出的毁三观的话,只是觉得好笑。笑完之后,大抵又想到了谁,一脸凝重地开口“你真的认不出她?”

林封是过了大概一分钟后才回答“刚才没认出,现在认出了”

想起刚才那个没什么印象的人影,四年了,果真如当初一样普通。

“夏阡,她居然在这座城市?”

“嗯……我也想不到”骆之潜看着窗外,目光有些幽深

是啊,找了四年的人,居然也在这座城市,骆之潜只觉得脸上生疼,像被谁狠狠扇了一耳光

“既然碰上了,那就别放过啊”

骆之潜转了头,把视线移到林封身上,似乎在思考林封这句话的意思

“我说的不对?你心里不是这么想?”

骆之潜又把头转了回去,扯了扯嘴角,“对。”

既然碰到了,那这次,我就不会放过你,念念不忘这么多年,总得有个交代啊。

夏阡做了半个小时的地铁,终于到了迟子濛的小区,打了个电话给她,很快就下来,带着夏阡,按照小区的进去流程,做好核酸检测,就上楼去了。

“累了吧?我给你倒杯水去”一进屋迟子濛就往厨房进去,声音也不时从厨房响起“现在寂余查新输入人口都严得很,你们学校应该还没通知回去吧”

“没呢,估计这学期都有可能不返校了”夏阡窝在沙发上,一脸疲惫

“这样啊,那你火急火燎地回来干嘛”迟子濛拿着水杯走出来,把水放到桌上“那么累呀,要不先去睡会儿?”

夏阡拿过水杯,喝了几口,捧着水杯说“没事,歇一会儿就好了,迟子姐,什么时候可以上班呀”

迟子濛要被她笑死,点了点夏阡脑袋,“今天周日,就算你要赚钱,也体谅体谅我这个老板好吗”

夏阡好像才反应过来“哦……今天周末啊”

“嗯,所以才问你要不要休息会儿,下午带你出去玩”

“嗯……算了,既然今天周末,那我还是去睡觉吧”

“什么啊,睡一天么你?你要睡就现在睡,然后等会儿起来吃饭带你出去”

“姐……这外面的情形也不允许咱出去瞎蹦跶吧,待在家里就是对疫情最大的贡献。”

“那么能说怎么都不敢跟人吵架,行了,废话那么多,就这么定了,赶紧睡觉去”迟子濛把夏阡的箱子拉到旁边卧室里,“这边就是你的房间啊,赶紧进来瞧瞧。”

夏阡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了进去,没一会儿就把迟子濛赶出去,自己把被子盖过脑袋,蒙头就睡。

夏阡好像梦见了过去,好多好多年以前的事了,久到夏阡都快忘了,那个频繁出现的,像极远山雾的身影,真实,又虚幻,充斥了夏阡整个梦境,整个年少。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