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思黎苍云 乱世情完结版在线阅读

乱世情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夜思黎苍云的小说叫《乱世情》,本小说的作者是念黎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生于宫廷长于宫廷的夜思黎,却一心向往着快意恩仇的江湖,从小便习得一身的好武艺,又独独衷情于剑术……后来有一段时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习武,直到十五岁那一年,也就是她的父皇去世的那一年,她的身世之谜也随之解开。原来这一切都是为了逃离,逃离这个复杂又肮脏的地方。

《乱世情》精彩内容

说起苍云大陆名字的由来,估计三岁孩童都是知晓的。“天苍茫,海苍茫,苍茫海上需提防;云落山,云落谷,云落山谷多险阻。”这苍茫海域和云落山谷就是这苍茫大陆的两大险地,两道天然屏障将冷宁、华清同夜启隔开,使得夜启国能安稳地发展,以致形成如今三国鼎立的境地。冷宁国是冷昱宣为帝,贤明不足,野心有余,实在当不得明君。华清国皇帝华岭年迈,华辰郢是储君,亦是华清国背后的掌权人。夜启国,华帝薨,景帝即位。自此,三国鼎立局势隐有破裂趋势。江湖亦随之风起云涌。

而江湖之上,为世人所知的,当属四大世家,丹城云家,位于冷宁国;平遥冉家,位于华清国;落日千家,位于夜启国;鸿城风家,独立于三国之外,位于三国交界之处。

乱世枭雄,巾帼亦可持剑征战沙场;群雄四起,成败亦不可轻下定论。且看风华绝代的他们与她们如何斗智斗勇。

“抛却荣华富贵身,只愿笑游江湖间。奈何心系百姓苦,翩翩梨裳染杀戮。”她是冉氏一族的后人,是武林几大世家倾力相护之人,亦不乏千方百计想要抓她之人,她的身上又有着怎样的秘密?一袭白衣,倾国倾城。

“百战赢得战神名,一日断尽君臣情。至此远离朝堂事,逍遥尘世伴红颜。”他是冷宁国的守护神,战无败绩,拥有战神之称。冷漠、强大如他,却爱上那个绝代风华的她,从此生死相随。

“清冷外衣帝王心,无心风月亦无情。胸怀一统苍云志,成败胜负未可知。”他是华清国百姓心中不可亵渎的清冷公子,亦是华清国背后的掌权人。

“虽是百病缠身,素衣不染纤尘。温文尔雅,天人之姿。”他是世人眼中的温雅公子,青衫拂袖之间,尽显天人之姿。那温柔如水的双眸,是看透尘世的淡漠。

“倾城容颜巾帼身,不让须眉凌云志。二八年华沙场征,双十赢得将军名。”她是苍云大陆唯一的女将军,却为他挽起三千青丝,从此久居深宫,不再提剑。

“银具遮面,虽掩了出尘容颜,却不失神秘高贵。龙吟嗜血,虽染了无数鲜血,却不伤无辜之人。”他是世人眼中的杀神,无情无爱,一把龙吟剑,杀人于无形,人称冷面公子。

“七尺男儿执绣针,千云织遍少女梦。玉雨落,流云逝。箫声断,君心沉。”他是千云织的主人,一间举世无双的织坊,织出了万千少女的梦,风流倜傥佳公子,心心念念的唯有那片已逝的流云。

他们是名满天下的五公子,她们是世人倾慕的才女。究竟,谁将成为人上之人,谁又将与谁携手同行。且看他们与她们,如何在这乱世混的风生水起。

乱世男女亦痴情

爱恨情仇皆难清

明知阴谋种种

甘愿为爱奔赴

挫折领悟

谁把红尘酒消愁

情字难,纠缠

执迷不悟

崖,生死相随

仇,风轻云淡

爱,逍遥叹

夜启国。

华睿二十六年春,华帝薨,景帝即位,改年号景祥,夺思黎公主封号,并昭告天下,要立思黎公主为后,震惊苍云,兄妹成婚,还是一国之帝,着实荒唐。朝臣***劝诫,然景帝却不为所动。

黎宫。

夜思黎静静地立在窗边,一袭白色深衣,衣纯绣以淡金梨花纹,一根青色绸带将青丝束在身后,精致的面容不施粉黛,肌如雪,眉如弯月,朱唇不点而赤,额间是朵淡金的梨花钿,明眸含愁。窗外细雨飘洒,更添了几分惆怅。这华丽的皇宫,再也找不到一丝值得她留恋之处了,唯有不舍的,怕只是那一座梨园了罢。

“青儿,收拾收拾东西吧,这里怕是不能久留了。将母亲留与我的那套饰物带走,再带些银两衣物便可。别的多了倒是累赘。”叶青是夜思黎的贴身宫女,跟了她七年,算是与夜思黎一同长大的,两人感情颇为深厚。

“是,公主。”叶青亦知晓这皇宫是容不下夜思黎的。

“皇上驾到。”

听到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夜思黎紧皱着眉头,吩咐叶青先行退下,依旧静立在窗前。直到来人停在身后。

“黎儿,朕说过,‘夜景为皇之时,便是你母仪天下之日’,现在朕已经登基为帝,十日之后便娶你为后。”夜景凝视着站在窗前的女子,双眸带着不顾一切的疯狂和痴恋。这风华绝代的女子,必是他一生求而不得的执念了罢。

夜思黎收回视线,缓缓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人,黄袍加身,威严自成,五官亦十分英俊,只是那双黝黑的眼眸过于迫人,带着深情与痴狂,逼得人无法呼吸,让她不敢直视。

不过瞬息,两个人的心思却不知已几百转几千回了,一人眼含期待,一人目露无奈。他是皇,大可不必征询她的意见,只是他并不想强迫她,至少现在不会。良久,夜思黎无力的叹了口气,“皇兄,我们是兄妹。血脉相连,怎可结亲。”

“兄妹?哈哈哈……是了,我们是做了十五年兄妹,可朕不是你的兄长,也不想做你的兄长,朕要你,做朕的女人。”

夜思黎淡漠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随即恢复如常,“皇兄莫要拿思黎寻开心了。”

“十年前,静妃病重时,朕无意中听到她与父皇的谈话,她哀求父皇送你回到你的亲生父亲身边,父皇不允,只承诺会疼你爱你,视你如己出,给你一个父亲能给你的所有的爱。如此,黎儿,你还能笃定我们是兄妹吗?朕爱你,做朕的皇后,朕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静妃和华帝的对话句句在耳,十年了,也是从那个时候起,他不再抑制自己对夜思黎的感情。

听着夜景的叙述,夜思黎的脸色愈显苍白,却极力地维持着冷漠,“纵然如此,那明黄族谱上,父皇御笔亲书的,皇长子夜景,长女夜思黎,你当如何?我是不会嫁给你的。父皇刚走不过三日,你就要做这等令人不耻之事么?”

夜景怒极反笑,一把扯过夜思黎,双手压着她的肩膀,迫使她直视自己,“不耻?朕只是想娶自己心爱的女子,难道这也有错么?”

看着激动的夜景,夜思黎秀眉微皱,担心的事终究还是来了,不得不语气不悦道,“你弄疼我了。”

夜景松开手,反而霸道地将夜思黎圈入怀中,“黎儿,朕守了你十五年,你难道真的看不到朕的真心吗?”

感觉到夜景的身体都在颤抖,夜思黎心头闪过一丝不忍。一直以来,他都是极宠她的,早已超过了兄妹的范畴。

直到三年前他跟她坦白心迹,并许她后位,她才知道他是以一个男子的身份宠着她,而不是兄长。

可是她对他只有兄妹之情,要她嫁给自己的兄长,哪怕不是亲兄妹,她也万万无法接受。

夜思黎挣扎着推开了他,转过身去,“容我考虑考虑吧。”语气似累极了的。

望着夜思黎的背影,夜景握了握拳头,终是不舍得将她逼得太紧,“好,那朕先回去了。”语罢,留恋的望了眼夜思黎便转身离去。

翌日。

上书房内,夜景面色难看地看着底下跪着的一群大臣,这群食古不化的老家伙,真想把他们都赶回家种田。然而他刚刚登基,这些人又是朝中重臣,倒让他不好拿捏了。

“皇上,自古就无兄妹成婚之事,皇上此举,岂不是让夜启国沦为天下笑柄了么?臣等,请皇上三思。”为首的正是文官之首,丞相赫明城,三朝元老,他的话,分量自是不轻的。

“臣等,请皇上三思。”赫明城身后的一干大臣也齐齐***,大有皇帝不同意便长跪不起的意思。

夜景面色铁青,正想开口,他的贴身太监便匆忙的从门外跑进来,顾不得那一群大臣便跪下道:“皇上,黎宫宫女来报,说……说公主不见了。”

夜景暴怒,扫了眼底下面带喜色的群臣,“别让朕知道是你们动的手脚,不然……”话未说完,群臣皆打了个冷颤,低头不敢直视盛怒的景帝。夜景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兰城外官道上,一辆马车正疾驰而去。车上坐着两个女子,一个白衣胜雪,气质出尘。一个身着青衣,长相清秀可人。正是离开黎宫的夜思黎和叶青。

昨夜,夜思黎想了很多,不管华帝与她母亲有什么恩怨,这十五年来,华帝确是十分疼爱她的,甚至超过了他自己的儿女。这也是夜星公主为何嫉妒她的原因了。所以她心里一点也不怪华帝,只是心疼她的母妃,如此淡雅出尘的女子,她的此生便埋葬在了那冰冷的后宫。

思绪回到华帝病重那一日。

那天,华帝支开所有人,将她唤到床前,凝视她良久,“黎儿,你这眉眼啊,与静儿越来越像了,父皇即将离去,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

夜思黎泣不成声,拉着华帝的手,“父皇,你会好起来的。”

华帝无力地抬起手,心疼地帮夜思黎擦去眼泪,“黎儿,父皇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放你母亲离去,让她年纪轻轻便离世了。父皇不想让你重走你母亲的路,景儿对你的感情朕知道。朕让天歌从小教你习武,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朕护不了你了,你还有能力逃离这后宫。”华帝拿出一块令牌给夜思黎,“用这令牌,可自由出入皇宫。”

“父皇……”华帝的良苦用心,让夜思黎十分感动。

“黎儿,朕不是你的亲身父亲。去找冉清藜吧,他才是你的父亲。”

静妃去世前,夜思黎才五岁,并未将她的身世告诉她,怕的是夜思黎这一生也出不了这皇宫,既然与她生父无缘,还是不要徒增忧愁罢。她不曾料到华帝会将一切告诉夜思黎,终归,是她低估了华帝对她的爱,终归,她是负了这个爱她如命的男子。而宫里的流言碎语,夜思黎对自己的身世也是怀疑过的,华帝不过是证实了她心中所想罢了。

那一日,夜思黎照顾了华帝一整夜,可第二日,华帝还是走了,面带微笑,走的从容。

思绪回转,夜思黎明白,现在华帝已经不在了,夜启国亦容不得她,纵然是夜景要娶她,但在夜启国百姓看来,是她让他们的国家沦为笑柄,红颜祸水,只有她离开了,他们的皇帝才能放弃那可笑的想法。所以,她带着叶青离开了皇宫,去找她的亲生父亲。

“公主……”叶青担忧地看着夜思黎,自离开皇宫,她便一直沉默,“咱们要往哪去?”

夜思黎回过神,笑望着叶青,“先去落日城吧,总不能待在兰城的,还有,这公主是万万不可再叫的了。”

“是,小姐。”叶青是个伶俐的丫头,一直以来对夜思黎都挺忠心,夜思黎也不愿看她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胆战心惊地生活,便带了她出来,路上也有个照应。

平遥冉家,冉清藜么?冉家的现任家主。她知道,能得她母亲那般女子的爱,必不是无名之辈吧。

天已大亮,初春的清晨依旧带着清冷的寒风,呜咽不断,更添几分凄凉。寂静的官道上,只有一辆马车,渐渐向落日城驶去。

兰城黎宫,景帝驻足窗前,“黎儿,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逃离朕?罢了,等你归了本家,朕再堂堂正正地迎你回宫。”势在必得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落寞。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听闻魔君想娶我

    1听闻魔君想娶我

    言安| 玄幻

    作为一个魅力四射倾国倾城的桃妖,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去闯荡江湖,...

  • 2 Boss老公请指教

    2Boss老公请指教

    言安| 都市

    苦追男神的那四年,让宁柚儿明白,自己原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笨女...

  • 3 逍遥丹神

    3逍遥丹神

    言安| 都市

    一代丹帝,渡劫失败,重生在了数千年后的一个傻子身上,前世他醉...

  • 4 玄灵大帝

    4玄灵大帝

    言安| 玄幻

    玄灵大陆,强者为尊,武者修炼灵力强大自身,更有武道巅峰,可劈...

  • 5 开局:系统任务让我直接理智归零

    5开局:系统任务让我直接理智归零

    言安| 都市

    2077年,这是一个人人都被植入脑内芯片的年代,一座座摩天大...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