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情丁远博 百日伏魔完结版在线阅读

百日伏魔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殷情丁远博的小说叫《百日伏魔》,本小说的作者是南山旧藏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天轮台上授长生落灵珠前灭神明点将碑外寻芥子黑白书中断流情童子命唐尸陀,其生命只余百日,为寻生父,他与算命先生王鹤鸣及阴阳眼蹇南山踏上一条无法回头的路,爱与恨交织、信任与怀疑、阴谋与布局。一百天时间,且看三人如何寻亲捉魂降妖伏魔,与神秘组织斗智斗勇,与强大对手殊死较量、与时间赛跑步步为营......波谲云诡,人心难测,谁与你并肩战斗,谁伴你风雨同行,谁同你生死与共?

《百日伏魔》精彩内容

深夜十一点,此刻的我,正一脸懵逼蹲在警局的审讯室中,眼前面无表情的扑克牌脸警员很不友善地审问我。

“姓名?”

“蹇南山。”

“年龄、职业。”

“二十三,刚毕业,还没工作。”

“今晚九点到十点,你在哪里,干了什么,有谁能证明?”

“我在文化路附近的‘小灶台’吃饭,跟人打了一架,饭店老板和我三个舍友都能证明。”

“打架?小伙子,你不要混淆视听,你那是打架吗?脑袋都给人砸烂了,还打架?你这是故意杀人!”

扑克牌警员的语气骤然变得严厉起来,我心中大惊,不过是一场稀松平常的打架斗殴,那人也没受多大的伤,怎么到了他口中,变成了故意杀人?

......

回想起几个小时前,今天刚刚从本地一所三流名校毕业的我,跟宿舍里那三个哥们儿,约好一起吃饭,庆祝毕业。

刚毕业,大家都没钱,我跟大舅要了五百块钱,反正他有钱,这顿饭我准备请。

我是本地人,另外三个哥们儿都是外地人,吃个散伙饭,以后各奔东西。

地点定在学校附近的“小灶台”饭店,这里离学校近,他们仨还在宿舍赖着不走,校方表示一周内必须离校。

我到的时候,老幺、殷情和丁远博已经找了包间坐下,点了菜,老幺从桌子下面拿出两瓶白酒,说:“南山,咱们今天喝点,现在毕业了,我们也不怕学校里给处分,来来来,咱们把酒倒上。”

老幺,原名姚光斗,是我们宿舍年纪最小的,四川人,酒量不好,以前我们喝酒的时候,他都是第一个醉的,酒量虽然不好却爱喝酒,以前宿舍柜子里总有白酒,每晚睡前都喝点。

老幺为人耿直,口头禅就是“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这是一句四川话,翻译成普通话就是说,他四川人性情忠勇耿直、仁义厚道,关键时刻义字为先,挺身而出绝不含糊,哪怕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的确,他这人就是这样,而且身高体壮,力气很大,打架的时候总是冲在第一个。

殷情,江苏无锡人,是我的上铺,名字有点女性化,性格也较为阴柔,不急不躁,长得帅气,听说家里很有钱,但是他跟家里关系不好,大学四年我没见过他家人到学校看他,甚至连电话都没打过几次。

他的生活向来拮据,据他自己说,他爸很有钱,几年前他妈离奇死亡,他爸很快续弦,找了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后妈,因此他跟家里闹僵,基本不怎么用家里的钱,大学四年,我俩一起在学校食堂打工,晚上他还出去带家教,学费差不多都是自己挣的。

虽然殷情是富二代,但是他为人很好,平易近人,一点架子也没有,衣着也很普通,很接地气。

丁远博,甘肃天水人,是我们宿舍年龄最大的,比我和殷情大一岁,比老幺大两岁,学霸,性格内向,不善言谈,成绩很棒,年年都拿奖学金,不怎么读书,但是就是成绩好,喜欢泡网吧打游戏。

不过他打游戏的时候,口才出奇的好,侃侃而谈,指挥全局,建了个公会,手底下有一百多号兄弟,打游戏的时候,常常语出惊人:“全体集合,等我口号,装备不要抢,等会儿给你们发”、“这里没有老大,只有兄弟,老婆,战歌放起,气氛搞起来”......

与平时沉稳的他完全不符,大概只有在虚拟的网络游戏中,他才会说那么多话,在宿舍里,不怎么跟我们交流。

上了菜,喝上几口酒,大家的状态都来了,连一向沉默寡言的老丁也开始调侃,谈以前的过往,谈日后的去向。

殷情说想留在我们这座城市,不想回无锡老家,我们也理解,毕竟他家的情况比较复杂,殷情曾经暗示过,他母亲的死可能与他爸和那个狐狸精有关。

丁远博表示,要继续读研、读博,他的成绩好,脑子聪明,适合做研究性的工作,不太适合与人沟通交际。

我说自己想写书,他们问我写什么书,我说:“写我大舅,我大舅会捉鬼。”

三人哈哈大笑,以为我在开玩笑。

我问老幺有什么打算,老幺从身上掏出一个乐器,乐器木质管身,呈圆锥形,上端装有带哨子的铜管,下端套有一个铜质的喇叭口。

这是一种古老的吹管乐器,老幺曾在宿舍吹过多次,这叫唢呐。

老幺说过,很小的时候,他老爸就很有先见之明说:“现在这个社会发展太快,光斗不单单要学习文化课,还得有一技之长......”

于是,他老爸让他从小就练习吹唢呐,用他老爸的话说:“男孩子别学什么钢琴小提琴大提琴的,那些西洋乐器一来太俗,二来不方便携带,你说一架钢琴,四个人不知道能不能抬动,学唢呐,唢呐是传统乐器,还便于携带,光斗长大了,给人办个红事白事的,唢呐揣在腰里就行了,多方便......”

事实证明,老幺的老爸太有前瞻性了,老幺在学校期间,就跟校外办红白事的人取得联系,每到周末都出去给人办婚丧,有的时候一天赶几个场子,小小的唢呐揣在腰上,便于携带,而且他接的活多,吹奏得也很棒,每周都拿一两百块钱回来,多的时候能拿四五百,生活相当滋润。

现在这个社会,学西洋乐器的人太多了,我们学校举办校园歌手大赛的时候,三十多个男生抱着吉他弹唱,唯独老幺以这拉风的乐器唢呐,一首《秦雪梅吊孝》技压全场,当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斩获歌手大赛冠军。

虽然他没唱歌,但是唢呐演奏悲怆苍凉,引众评委落泪,还拿了两千块钱奖金。

当时我们的女校长眼睛都哭肿了,泣不成声给老幺颁奖,赞誉说:“姚光斗,你就是校园歌手中的一股泥石流,太感人了,我仿佛看到自己病逝已久的老母......”

老幺开口说:“我准备把这一传统吹管乐器继续发扬光大,我计算过,婚丧嫁娶,每天都有,多的时候,一天能赶四五个场子,这一天下来就是大几百块钱,我就吹唢呐了,到时候办个培训班,平时不耽误我串场。”

老幺这远大的志向,让我们仨刮目相看,想了想,我问:“那你还读什么大学,有手艺傍身,要这文凭有啥用?”

老幺摇摇头说:“我妈说了,有个本科文凭,好找对象。”

“那你找到了吗?”

“暂时还没有,我们办红白事的那个班子里,有个敲锣的姑娘长得不错,我准备下手了。”

说完,老幺又开始吹奏唢呐。

苏轼《赤壁赋》中曾有这样一段描写:客有吹洞箫者,其声呜呜然,如怨如诉,如泣如慕。

而此时老幺的演奏,完全担得上这评价,阿炳(华彦钧)的二胡独奏《二泉映月》也比不上老幺吹唢呐的悲伤,悲伤大气,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深入骨髓,比起二胡,唢呐的悲伤,是一种男性的、荡气回肠的大悲伤,二胡则略显阴柔、小气。

这首曲子,名为《一枝花》,是传统唢呐曲目,让人想起小时候看电视上播的《水浒传》,武松被两个差人押解,唢呐声响起,映着英雄的身世命运,无限苍凉......

连老幺自己也被曲子影响,流下流泪,性格细腻的殷情已经泣不成声,我也泪眼汪汪,老丁则低下头擦眼泪。

正当我们沉浸在《一枝花》的悲伤中无法自拔的时候,包间的门被一脚踹开......

被这粗暴的踹门声打断,老幺唢呐正吹得峰回路转欲罢不能,怒冲冲看着破门而入的人。

门口一个凶神恶煞的虬髯大汉,也不客气,用手捶打两下已经被他踹坏的木门,高声喝骂:“你们是死了老爹还是死了老娘?吹尼玛丧曲,爷来喝个酒都特娘没了心情,小杂种些......”

大汉出言不逊,态度相当恶劣,言语辱骂相当恶毒。

我们四个看了看门口的大汉,大家都喝了酒,脾气也冲,年轻气盛,而让我想不到的是,向来性格温和的殷情从桌上站起,指着大汉说:“你再说一遍......”

我心知殷情家境复杂,大汉的怒骂一定是触到殷情的伤心事,故而针锋相对,但是这个时候,我们都是兄弟,自然不能让殷情孤立无援,纷纷站起身,我抄起个白酒瓶子拿在手里。

大汉身后还跟着两个马仔,三人均人高马大一身横肉,我方虽有四人,但是真动起手来,殷情没什么战斗力,老幺身子壮实能够单挑一个,我跟着大舅学过拳脚,自忖也能对付一个,不知道老丁和殷情两人打一个能否干得过。

但无论能否干得过,气势不能输。

老幺将唢呐揣在腰间,看着出言不逊的大汉,往地上啐口唾沫,喊了一声:“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接着,老幺提着凳子就上了,我们仨也加入战团,饭店不大,包间并不宽敞,混战中,我手里的白酒瓶子敲在虬髯大汉的脑袋上,老幺一凳子把一个马仔放倒,殷情和老丁不怎么给力,被另一个马仔揍了几拳。

店老板、厨师、服务员迅速过来拉架,战斗只持续了几分钟就结束,大汉头皮被酒瓶子划开一道口子,我脸上也被大汉捶了几拳,脸有点肿。

老幺没受伤,殷情被踢了几脚,老丁被捶了几拳,总体来说,双方平分秋色。

大汉在两个马仔的搀扶下,骂骂咧咧离开,我们也不示弱,高喊“要不是场地太小,非揍死那仨傻子,店老板过来要求索赔,老幺打坏一张凳子,给我们算五十块钱,门是大汉踹坏的,我们自然不赔偿,最后给了老板四百块钱。

我们这边打架,没出大事一般没人报警,那个大汉看起来也是有点身份的人,自恃身份也不会报警,丢人。

出来饭店,老幺和殷情回学校,老丁去网吧打游戏,我回到家。大舅看我脸肿了,问我是不是跟人打架了,从冰箱取来冰袋,给我冷敷,帮助消肿,正在忙活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声音很急促,打开门,看到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员,问蹇南山是否住在这里。

我捂着腮帮子说自己就是,两名警员出示了证件,进来把我铐起来,不就是打个架吗,至于吗,又不是杀人放火,再说我也是受害者,这是什么态度,大舅也面露不悦,对两名警员说:“你们李局跟我很熟,注意一下你们的态度......”

不说还好,刚说完,一个年轻一些的警员不屑地说:“李局?你说的是李洋吧,他因为涉嫌***,已经被***,现在都移交司法机关处理了,你跟他很熟?也跟我们走一趟。”

......

而后,面前的扑克牌脸警员说我故意杀人。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丑妃驾到落魄王爷我来宠

    1丑妃驾到落魄王爷我来宠

    言安| 穿越

    本以为自己做米虫的好日子来了,谁知道原主这样丑颜傻子,竟然还...

  • 2 顾总夫人又闹离婚啦

    2顾总夫人又闹离婚啦

    言安| 现情

    陆明珠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处处闹离婚,惹得顾总也犯起愁来。不...

  • 3 鉴宝龙婿

    3鉴宝龙婿

    言安| 都市

    方轻侯本是百年前抗击外敌的英雄,可惜他虽立下无数功劳,但却没...

  • 4 不灭圣帝

    4不灭圣帝

    言安| 玄幻

    李诺从小就十分虚弱,好在他出身不错,才能经得起折腾,以至于没...

  • 5 战少宠到底

    5战少宠到底

    言安| 现情

    顾非衣是因为一纸协议而来到战九枭,起初她并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