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绽放冷子勋 卖车的女人完结版在线阅读

卖车的女人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夏绽放冷子勋的小说叫《卖车的女人》,本小说的作者是唐唐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在这个世界上想要生存很简单,但是想要活的好却不简单,背负着家庭的重担又初入社会的夏绽放选择了汽车销售这个行业,她想要更好的生活,也愿意为之奋斗,在前进的道路上,她意外的结识了冷子勋,两人携手共进,克服重重困难,最终收获了事业的成功和爱情幸福。

《卖车的女人》精彩内容

泉海市国家会展中心。

一年一度的春季车展已经接近尾声,但现场气氛依然异常热烈。

为汽车代言的明星们一旦出现,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吸引周围客流,众人激流般涌过去,痴傻地看着她们一颦一笑。那些经过努力依然挤不进包围圈的人只好转而对着周边的美女模特们疯狂拍照。与明星相比,模特们的态度和蔼可亲多了,甚至会配合客户的要求摆出几种更加妩媚的pose。

相比之下,参展的经销商们就冷静许多。不论男女,均是全副武装的模样。男的西装笔挺,皮鞋锃亮,纹丝不乱的发型就像随时准备播报新闻的男主播;女的西装短裙,高跟鞋,素雅的小丝巾看起来和空姐并无两样。他们看起来目光炯炯,如鹰般敏锐的双眼一边观察客户的肢体语言一边随时留意着竞争对手的状况。

人潮涌动中,鼎盛公司总经理易元龙挤进展位,他先神色戒备地环顾四周一番,然后径直朝着销售总监韩俊身旁挤过去,随口问了一句:“今天战果如何?”

四十多岁的易元龙已经在鼎盛公司做了十年的总经理,他的“M”型的大脑门已经有了“盐碱地”的前期趋势,在展场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一片耀眼的白光。

刚帮销售顾问谈完客户的韩俊正在大口大口喝着矿泉水,听到易元龙的询问后立即转过身来。他咽下一大口水边擦嘴边认真回答:“易总,今天截至目前收了八十七个订单,加上前面九天的,共有三百八十九个订单。如果消息准确的话,隆鑫公司应该是三百六十一。”

“昌达汽贸呢?”

韩俊遗憾又得意地说:“按照这次活动要求,必须是 4S店才能参加,昌达汽贸没有参加。”

易元龙伸手拍了拍韩俊的肩膀,打气般地说:“咱们这次坚决不认怂,一定要稳固江湖地位!”

韩俊点了点头,郑重的表情就像临危受命的战士。

易元龙感到手心一阵发麻,低头发现手机在手中震动起来。他神色不屑地瞥了一眼手机,当他看到显示屏的名字时表情明显一僵,然后迅速立刻挤出人群,快步走到一处相对安静的区域里接了起来。

韩俊见状,转身继续陪销售团队忙碌起来。

五分钟后,易元龙再次走到韩俊面前,刚刚欢欣的表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安的神色:“你把这里安排一下,马上回公司一趟。”

见对方神色凝重,韩俊自然不敢多问,他只好点头应允。

韩俊赶回公司的第一时间就朝着总经理办公室走。门虚掩着,刚一走近,一阵浓浓的烟草味儿扑面而来……

听到敲门声,易元龙便示意韩俊进来。

整个泉海市就W汽车品牌的销量来说,一直以来就是鑫达集团和昌达汽贸两大巨头轻松碾压各大汽车品牌,而在这次为期一周的车展中,由于昌达汽贸没有参展,鼎盛公司以订单总数第一的成绩一洗往日被碾压的耻辱,终于再次独占鳌头。

韩俊不明白,已经如此战绩了,易元龙还有什么不开心的。

易元龙不说话,手持香烟在办公室的方寸之间来回踱步。整个办公司烟雾缭绕,韩俊身体僵硬坐在沙发椅的三分之一处,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不停地走动的易元龙,却不敢轻易开口说话。

片刻之后,易元龙终于把手中的烟蒂按灭在茶色的水晶烟灰缸,又顺手端起一旁的水杯浇了下去……伴随着“嗞嗞嗞”的声响,一缕白色烟雾升腾而起。直到烟消云散,易元龙这才抬起头看向如坐针毡的韩俊。

“下午两点半,你也来会议室参加会议。”易元龙说着又点燃一支香烟,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松懈。

韩俊有些不解,车展最后时刻正是客户下决定的最佳时刻,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展场上“参战”才对,不明白能有什么重要会议非要占用这个黄金时段。

“汽车商会的领导要过来一下。”或许是感觉到了韩俊的疑惑,易元龙解释了一句。

作为易元龙心腹的韩俊听到这话,心中隐隐一惊,立即明白了易元龙的话意和处境。

“不是还有几家没有加入汽车商会吗?又不是我们一家。”韩俊小声问了一句。

易元龙再次按灭只抽了几口的香烟,然后径直走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来。他仰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用两个中指揉着太阳穴,边揉边回答:“目前只有我们公司了。”

“隆鑫公司呢?”韩俊感到意外。

“上个月已经加入。”易元龙神色疲倦。

“不是说好一起不加的吗?”

“唉——”易元龙一声叹息睁开了双眼,他停下揉太阳穴的动作,神色郑重地看着韩俊,“下午冷子勋也要来参加会议,你在会上跟着我思路走就行了。”

韩俊明白易元龙的意思,郑重地点了点头。

一阵敲门声响起,行政经理李蜜化着精致的妆容出现在门口处,敲门后见易元龙示意她进来,这才礼貌地对着易元龙双手奉上文件:“易总,这是昨天电话会议的回执和会议内容,麻烦易总您签个字。”

易元龙瞄了一眼,抓起笔快速签完就递过去。李蜜拿着文件看着韩俊,用甜美的嗓音说:“我听展厅销售顾问在议论,说咱们这次车展的战果很辉煌呐。”

韩俊的眉头微微一拧,悄悄瞄了易元龙一眼,不安地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李蜜见状,立即笑着转移了话题:“韩总监,有个新来的销售顾问应聘,基本情况和应聘流程我已经筛选过了,我觉得个人气质形象和素质都很符合,现在人还没走,你要不要再鉴定一下?”

韩俊犹豫了一下,对李蜜说:“好的。”

李蜜点头应允,担忧地看了韩俊一眼后转身走了出去……

鼎盛公司的行政部旁边是一间小会议室,一张长方形褐色的实木会议桌放在正中间,两边各摆放着六把椅子,桌上除了一个投影仪之外空无一物。倒是左右两边的墙上挂着六张车型宣传画,在图的下半部分各写着一句语录,分别是:没有理由的跟进回访就是耍流氓;不要放弃任何一个不满意的顾客;花更大力气在那些不满的客户身上;电话销售就是把电话打出去,把客户迎进来;销售部不是公司的全部,但全公司都应该是销售部;你销售的不是汽车,而是你自己;和人不疯不成功。

夏绽放百无聊赖地一幅幅看过去,一边在心里揣摩其中含义,一边朝着窗台前的一盆红色多肉植物走去。她认得这盆多肉,名字叫珊瑚珠,据说和相思豆有着相同的寓意。圆滚滚的红色肉球爆满了一整盆,每片叶子在阳光下泛起淡淡亮光,一看就是被人精心养护的。

她转身打量着墙上的语录,又低头看着那盆红彤彤的小肉球,觉得这盆时刻需要被呵护的“小可爱”和紧张肃穆的会议室有些格格不入。

“夏绽放——”

一阵节奏感十足高跟鞋声响起,夏绽放听到有人在门外喊自己的名字。

“到。”夏绽放立即精神抖擞地应了一声,她抓起桌上的双肩包快速朝门口走去。

李蜜差点儿被夏绽放撞上,她下意识地朝后躲闪了一下,满脸鄙夷地看着夏绽放:“莽莽撞撞的,以后怎么接待客户?”

夏绽放收住脚步,急忙表达歉意:“不好意思,李经理……”

李蜜面无表情地看着夏绽放,说:“韩总监刚挤出了一点儿时间,你跟来一下吧。”说完,带着夏绽放转身朝销售总监办公室走去。

“好的,谢谢李经理。”

李蜜一身标准的职业装,高跟鞋搭配短西裙,白皙的大腿和圆润的臀部在夏绽放面前有节奏地晃动着。夏绽放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脚上的球鞋和牛仔裤,又看了看手上拎着的双肩包,心里更加觉得自己刚刚太过莽撞。

“这是韩总监,由他来给你聊聊职业销售顾问的素养。”刚走进销售总监办公室,李蜜就指着韩俊对夏绽放说。

“韩总监好。”夏绽放对着韩俊礼貌问候。

韩俊没有立即回应,他接过简历表瞄了一眼,落座之后才示意夏绽放:“请坐。”

当着俩人的面,夏绽放有些拘谨,她一边轻轻落座一边说:“感谢李经理,感谢韩总监,麻烦你们了。”

“先来做个自我介绍吧!”韩俊表情认真地盯着简历说。

“你先谈吧,我就先去忙别的。”夏绽放刚要说话突然被李蜜插了话。

韩俊点点头,起身相送。

李蜜不安地看了韩俊一眼,转过身朝外走去……

透过玻璃墙,韩俊看见李蜜的身影消失殆尽之后,这才轻吁了一口气。他一屁股坐了下去,伸手松开了领口的领带,放松地说:“你啊你,不是说好明天上午来面试的吗?”

“我不能连应聘的能力都没有吧,如果第一关就让你打招呼的话,我肯定也不适合这个行业。就算勉强入围,也少不了被淘汰的命运。”

“这么久不见,你这倔强的性格还是没有改。”韩俊笑着说。

“韩总监,您看还需要做自我介绍吗?”夏绽放也跟着放松了下来,笑着说。

韩俊白了夏绽放一眼,叹了一口气后解释说:“我先简单说一下啊,公司上面的领导不喜欢拉帮结派,所以,咱们同学关系还是规避一下的好。我觉得在这点儿上你应该是可以理解我的。”

“当然,请韩总监放心。”夏绽放笑着点头,“韩总监看看我这个面试通过了吗?”

“李经理向来以严厉和刻薄闻名遐迩,她都通过了,我还能有什么,以后你就和大家一样正常工作就好了……”韩俊换个话题问了一句,“你本来应该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现在成为一名卖车小妹,不后悔吧?”

“你知道我家的情况……”夏绽放轻声叹息,“弟弟还在上学,爷爷年纪大了……老师的待遇太低了,靠我爸的维修铺肯定维持不了一家人的开销。”

不一会儿,李蜜再次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她推开门径直走进来询问说:“韩总监,面试得怎么样?”

两人微微一怔,韩俊起身说:“挺好的,你直接带她办理入职手续吧,我马上要去会展中心一趟。”

夏绽放闻言,立即跟着起身,她朝着李蜜点头致意,李蜜却没看她一眼。

“你怕是去不了啦!”李蜜撩了一下秀发,神色严肃地对韩俊说,“易总让我来通知你说汽车商会的领导们改变了主意,半小时后就会来公司开会,易总让你准备一下就去办公室找他。”

韩俊表情一滞,刚刚明明才说下午才来,一会儿工夫就变卦了呢。他想问缘由,欲言又止一番后,只说了一句:“知道了,我这就去。”

李蜜这时才把目光移到夏绽放的脸上,面无表情地说:“你也跟我来。”

夏绽放不安地看了韩俊一眼,韩俊安抚性地朝着她点头示意,她这才跟着李蜜朝行政部走去……

距离总经理办公室最近的一间办公室是李蜜单独的办公场所,她一进去就对夏绽放简单介绍了公司的考勤制度以及上下班时间,然后把销售顾问岗位相关的考核和绩效简述了一遍,又对着夏绽放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直接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一套新职业装和一条素雅的丝巾,最后拿出一本红皮小册子放在衣服上面,端起来一起递给夏绽放。

“这个红色小册子是公司的员工手册,上面有比较完善的公司制度,没事儿多看看。销售顾问的实习期为三个月,转正的时候要和专业知识一起考核。”李蜜机械性地交代着,“明天早上八点半来上班,头发必须绾成发髻束在脑后。你还需要准备一双黑色高跟鞋来搭配职业装,鞋跟六至八厘米即可。”

夏绽放伸手接过衣服和员工手册,她看了一眼李蜜的***浪,在低头的瞬间又瞄了一眼对方脚上的“恨天高”,然后抬头微笑着向李蜜点头致意:“好的,我记住了,感谢李经理。”

“等一下。”夏绽放刚转过身就被李蜜叫住了。

“你急什么啊,还没完呢……”李蜜说着从旁边的文件栏里抽出一个登记薄,“你需要交一千元的押金。”

“一千元押金?”夏绽放有些不解地看向李蜜。

“销售顾问的衣服都是一千二百元定制的,在公司干满一年之后这押金会退给你。之前经常有员工因受不了公司的严格管理,才来实习几天就直接穿着衣服走人,公司这样做也是以防万一,请你理解。”

夏绽放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或许是看出了夏绽放的窘迫,李蜜面无表情地再次解释:“你要是需要用钱的话,也可以在三个月的实习期结束之后退还给你,然后从你第四个月的工资里面分次扣除,直到扣满一千元。前提条件是必须要通过考核,成功转正。”

制度之下,夏绽放明白自己只有接受的份。

刷完押金后,她望着手机提示的三百五十元了,寻思着还要再去买一双皮鞋。

这时,易元龙疾步走了过来,他神色焦虑地站在门口处对着李蜜说:“你赶紧把会议室安排好,点心、果盘和茶水都快些备好。”说完,没有等李蜜回答便急匆匆地转身离开了。

“你等一下……”李蜜突然喊住了夏绽放,“今天在车展,很多员工都被派到现场帮忙了,你也去会议室帮忙吧。”

“好的,李经理。”

“你赶紧去换一下衣服,我给你找一双鞋子先穿一下,换好之后来会议室里找我。”

李蜜说完就从身后的衣柜里拿出一双黑色“恨天高”递给了夏绽放,还没有等夏绽放反应过来便神色匆匆地走了出去……

几分钟后,夏绽放踩着一双十厘米的“恨天高”,有些重心不稳地从换衣间朝外走。刚走几步,一个失衡摔差点儿摔倒,若不是有人及时伸手扶住了她,她必然摔个“狗啃屎”。

“谢谢……”夏绽放抬头看见一个光着脑袋,面容俊朗却睡眼惺忪的男人。

对方没有说话,只面无表情地看了夏绽放一眼,然后漠然离去……夏绽放望着对方散漫的步伐和身影,这才发现对方居然穿着人字拖和花短裤。

随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起,李蜜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领导们马上到了,你赶紧去会议室帮忙。”

“好的,我这就来……”

极少穿高跟鞋的夏绽放,走起路来极为不自然,她小心翼翼地朝着会议室走去……按照李蜜的指示在会议桌上摆放三种饮品,两种甜点和六个果盘。果盘之间又摆放两盆不挡视线的低矮鲜花。忙完这一切,两个人才一左一右地立在茶台的两边,时刻准备着服务众人。

一阵脚步声传来,由易元龙和韩俊带着四人朝会议室疾步走过来……易元龙和韩俊走至门口处立即驻足,他们朝着来者一一微微鞠躬,恭恭敬敬地等所有人都走进去之后才走进去。为首的那个男人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样子,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沓文件,表情极为严肃地径直朝主位走去。其他人见他落座,才陆续坐下。

一时间,空气有些凝固,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着坐在主位上的那个男人。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来你们鼎盛公司了。”男人终于开了腔,“凡事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作为商会会长,我觉得已经给足你们面子了,我不希望再有第三次……”

大家都端坐在位置上纹丝不动,就像一群被老师训话的小学生一样。

空气变得稀薄起来……

坐在最边缘处的韩俊悄悄看了一眼易元龙。当着会长的面,易元龙没有敢给韩俊眼神的回应,只是一边聆听训话一边乖觉地点头表示服从和认可。

“易总,你觉得这次加入商会有问题吗?”男人冰冷的眼神逼视着易元龙。

易元龙直了直腰板儿,他的眼神快速闪烁了几下,继而笑着说:“没问题……一切都听谢会长的安排。”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谢会长边说边仰靠在椅背上,用一种傲慢的姿态瞥向易元龙,“你这回答让我觉得很无奈啊,就像是被我强迫的一样。加入商会原本是团结一致的好事儿,怎么听起来倒像去赴死呢?”

易元龙的嘴角抽搐了两下,笑着解释:“谢会长误会了,加入商会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相信鼎盛公司在您的庇护之下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或许是听多了这种奉承话,谢会长的脸上并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目光从易元龙的脸上滑过落在韩俊的脸上,询问起来:“你是销售总监韩俊吧?”

正低头聆听的韩俊听到问话赶紧抬起头来,紧张地点了点头:“是的,谢会长,我的名字叫韩俊。”

谢会长点了点头,端起面前的茶水慢悠悠地喝了两口,然后放下杯子,眯着眼睛打量着韩俊:“听说在这次车展中,你们的订单量是全场第一?”

韩俊当即瞄了一眼易元龙,小心翼翼地回答:“运气而已。”

“那你觉得加入商会怎么样?”谢会长试探性地说。

“我听从公司的安排。”韩俊回答得十分巧妙,间接地把问题又踢给易元龙。

易元龙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两口。

谢会长打量着两个人的表情,从身上摸出一副眼镜上,翻阅着手里的文件说:“关于汽车商会,我之前已经给大家介绍过了,就不再详细解读了。今天就简单介绍一下吧,它是服务于广大汽车销售、汽车维修、汽车用品和二手车交易等企业经营者的全省性行业组织。作为行业组织,通过开发具有创意性的会员服务项目,搭建汽车企业与政府、汽车生产厂家及消费者沟通的桥梁,努力为大家营造汽车企业共同的家。商会的会员服务范围是通过参政议政,积极为会员反映行业诉求。提供法律、金融、合资合作咨询等相应支持。还会定期开展各种会务、会展、培训、考察等活动,搭建汽车企业交流、合作往来的平台。帮助汽车企业与政府、汽车生产厂家及消费者之间进行沟通。通过自办刊物、网站以及与媒体合作,定期宣传推广会员企业、传递行业热点,提供行业资讯。引导会员诚信经营,推进行业的自律性……”

众人都低头认真聆听,没有人说话。

谢会长稍作停顿,他低着头,翻着眼睛从眼镜框上端的空间里打量着易元龙和韩俊:“其他的我就不再多做解读,你们现在可以给我一个准确答复了。”

“我没意见。”易元龙当即表态。

易元龙干脆利索的回答让韩俊感到意外,他看了易元龙一眼,跟着点了点头。

谢会长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来,放下水杯追问一句:“易总,您的意见能代表冷子勋吗?毕竟他才是公司法人。”

“我不同意。”伴随着一阵拖鞋的声响,冷子勋懒洋洋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

夏绽放和众人均是一惊,齐刷刷的目光看向走过来的冷子勋。只见他一进来就拉个椅子重重地坐了下去,继而打了个哈欠,精致的五官瞬间淹没在胡子拉碴的倦容里。

谢会长刚刚显露出的一丝欢欣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冲刷得一干二净,他的脸上立即乌云遍布起来,目光如炬地注视着冷子勋……片刻之后,愤怒地说了一句“朽木不可雕也”之后起身离去。

一阵瞠目结舌之后,谢会长随行的三个人也立即起身,快步尾随而去。

走在最后的是谢会长的司机罗明杰,他出门前伸手拍了拍冷子勋的肩膀,嘴巴凑到冷子勋的耳边小声说:“你小子不愧是冷泰祥的儿子。”

“谢谢罗叔,我就当您在夸我了。”冷子勋也不气馁,小声回了一句。

罗明杰抽了抽嘴角,再次拍了拍冷子勋的肩膀,这才快步追了过去。

除了冷子勋之外,现场剩下易元龙、韩俊、李蜜和夏绽放。韩俊低头不语,李蜜也不敢妄言。很快,易元龙起了身,他神色恼怒地看了冷子勋一眼,愤然离去。

气氛再次沉闷起来……

李蜜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韩俊,说:“我先带新员工熟悉一下公司环境。”说完,带着夏绽放溜了出去。

一路跟随着李蜜走进行政经理办公室,夏绽放才发现李蜜根本没有要带她熟悉公司的意思,而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随后仰靠在椅背上一边闭着眼睛,一边揉捏着太阳穴,有气无力地说:“你先回去吧,明天早上八点半准时到公司开晨会,不要迟到。”

虽是初夏,空气已经开始燥热起来,断断续续的蝉鸣声更加让人觉得聒噪。关闭了办公室的窗户之后,谢永昌打开了空调,他对着空调的冷风吹了片刻才觉得稍好一点。

谢永昌点燃一支香烟,想起去鼎盛公司的场景,心里一阵恼火……他前后已经去了六次左右,其中包括冷泰祥在世的时候。不过,冷子勋那小子倔强的模样还真有点儿像冷泰祥那头倔驴。

“会长,万总让你现在去茶馆找他一趟……”助理兼商会理事的罗明杰提醒说,“万总说,刚打你电话你一直没接,所以让我来通知你一下。”

谢永昌微微一怔,这才想起来自己为了清静片刻把手机调整静音模式了。他赶紧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一边抓起手机查看来电情况,一边眉头紧拧地朝着罗明杰点了点头。

“好的,我知道了。”见罗明杰并未离开,他随口问了一句,“还有其他事儿吗?”

“刚才两家的总经理来找你,说上次的展位不太理想,想找你通融一下,希望在下次的车展中能够有个好点儿的展位……”

“他们的会费交了吗?”不及罗明杰说完,谢永昌就打断了他。

“一家的交了一半儿,另一家一直没有交。所以,我说您在开会,直接打发走了。”

“这群人都是喂不熟的狗儿!”谢永昌火冒三丈,“交费的时候都躲得远远的,各种理由搪塞,一到关乎利益的时候倒是积极得很。”

从鼎盛公司回来之后,谢永昌一直处于烦躁的情绪中,罗明杰心知肚明他的处境,所以也不敢多说什么,便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谢永昌开着车子轻车熟路地拐进一个叫“哑舍”的茶馆里,茶馆里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在谈事儿。他直接忽略前台美女的招呼,顺着大厅朝左边内廊拐去,径直走到最里面的那间茶室门前才驻足,准备敲门的手僵在空中。他下意思地摸了摸下巴,然后快速整理好思路之后这才郑重地敲响了门。

茶室是日本的榻榻米风,只见五十多岁的万拓穿着中式的麻质开衫盘腿坐在茶桌的正位上,他的左手转动着两颗由和田玉做的保健球,看见谢永昌就笑着招呼说:“今天这个普洱茶味道不错,特意喊你来尝尝鲜。”

谢永昌尴尬地笑了笑,他脱掉鞋子,在万拓的对面坐了下来。吊灯的光落在万拓光秃秃的脑袋上产生一圈亮白的光晕,谢永昌感到有些恍眼睛。

“来,先喝一杯润润嗓子。”万拓说着用右手夹给谢永昌一杯茶。

谢永昌双手接过,然后轻抿了一口。他并没有喝出这杯茶和以往所喝的普洱有哪里不同,脑袋里一直都是那两颗和田玉保健球摩擦的声音……

“听说进展得不顺利?”万拓先开了口,他放下保健球,两只手开始摆弄茶具。

没有了摩擦声,谢永昌觉得好一点儿,他轻声回答:“是的,那小子不愿意签字。”

“还有别的办法吗?”万拓边说边为谢永昌的茶杯斟满茶水。

“暂时还没有想到更好的方法……”谢永昌补充说,“如果他不签字,咱们的合同就没有办法生效,我们指定的保险公司就无法进驻,无法进驻的话信息就……”

“那个易元龙搞不定吗?”万拓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他再强势,终究只是个经营者。”谢永昌说,“冷子勋那小子看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但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在这件事情上钻牛角尖。”

“还能有什么?也许是想和他舅舅易元龙一比高下,也许是装疯卖傻……”万拓猜测地说。

谢永昌不太明白其中意思,因为自己没有办利索也不好细问,他只好点头表示认同。

“会不会是他父亲冷泰祥影响了他?”谢永昌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见谢永昌心事重重,万拓安慰般地说:“这事儿也急不得,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既然如此,来日方长,也不急这一时。或许,还会有别的办法。”

听完万拓的话,谢永昌愧疚的情绪缓解了不少。他喝了一口茶水,想了片刻说:“我倒是有个不成熟的建议供您参考。”

“说来听听。”万拓边说边为谢永昌添了茶水。

“之前隆鑫公司一直不太愿意加入商会,估计是因为两家盟友的关系。但是,众所周知,两家的关系随着冷泰祥的去世早已经名存实亡了。就拿隆鑫公司背着鼎盛公司偷偷加入商会,就足以看出两家的关系。他们一直看不上那个不着调的冷子勋,也根本不乐意把女儿郭贝贝嫁给他,不过是给两家一个面子而已,不然两个人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为何迟迟没有消息呢。”

“这个说法倒是有些道理,隆鑫公司已经不是十年的隆鑫了,而鼎盛公司也不再是十年前的鼎盛了。”万拓边说边把茶水浇在茶宠——笑面弥勒佛的身上。

谢永昌笑着点头,继续说:“从我上次和郭鑫达的沟通来看,在谈到咱们泉海市汽车圈的董事长时,他一直对您赞誉有加,说昌达汽贸经营有道,虽然只是一家汽贸公司,其业绩却是好几家 4S店业务量的总和,还问我和您熟不熟,想托我做个中间人介绍一下,想跟您学习经营之道呢。”

万拓警惕地看向谢永昌:“他问你?难不成他知道昌达汽贸和商会的关系?”

“放心,这个应该不存在。不过是聊起汽车圈的事儿,说起哪家业绩好才说到您的。”

万拓放心地点了点头,他边倒茶边说:“那你的意思是……”

“咱们的目的是让鼎盛公司加入商会,我觉得既然直来直去走不通,完全可以采用‘曲线救国’,可以通过郭鑫达来说服鼎盛加入商会。当初鑫达集团和鼎盛集团当属咱们泉海市的龙头企业,就算鼎盛集团落魄成现在的鼎盛公司了,毕竟他们多年的交情还在,由郭鑫达来说服冷子勋应该是最合适的。”谢永昌解释说,“在上次的谈话中郭鑫达还提到了万昊,言语间流露出对万昊的赞许之情。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可以从中撮合一下万昊和郭贝贝的关系?”

万拓微微一怔,随即笑了起来:“‘曲线救国’倒是好主意。不过,孩子们的事情就随缘吧,昊儿要有那个心思的话应该也不用我们去提醒吧。”

“那是那是。”谢永昌一边附和一边试探性地地问,“郭鑫达上次就表示想拜访您,不知见着您了吗?”

“已经见过了,郭鑫达也是一条老狐狸。”万拓笑着说了句。

万拓说得含糊其辞,谢永昌也不好细问,只好点头附和。

“上次那个A品牌授权的事情,万总考虑得怎么样了?”谢永昌聪明地切换了话题。

“你觉得有必要吗?”万总反问一句。

“以昌达汽贸的业绩,的确也不用劳心劳力。”谢永昌小心回答。

其实,从 4S店在中国遍地开花的时候,万拓就有资格拿到第一批授权的资格,他却一直迟迟未动。当别人为了品牌授权争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他却一直淡然自若地经营着唯一一家公司——昌达汽贸。

在众多汽车人的心里,汽贸公司和 4S店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说难听点,多数汽贸公司都是汽车行业的二道贩子,他们经营各类汽车品牌,以倒卖汽车为生,赚取中间差价,并不怎么考虑公司的服务能力。

当初,谢永昌同样心存疑惑,直到他去昌达汽贸实地考察,才明白这绝不是一家简单的汽贸公司。它的任何服务绝不亚于任何高端汽车品牌的 4S店,就体验馆和停车场就足以大过泉海市的任何一家 4S店的规模。除此之外,还有专业的销售团队和售后团队。更让谢永昌诧异的是,昌达汽贸公司不仅囊括所有汽车品牌,而且它的销售业绩和售后产值业绩几乎等同于六七家 4S店业绩的总和。

他隐隐觉得万拓的野心不应如此,却又不明白他究竟想要什么。

这个谜,直到他被万拓扶上泉海市汽车商会会长的宝座之后才得以解开……

鼎盛公司的周一晨会是所有部门都参与的集体大会,一般都由行政经理李蜜主持。

李蜜姿态高傲地站在一百二十名员工的面前,在简单整理队伍之后例行抽查了员工的着装,然后机械性地说了一下公司的卫生状况和标准的 5S管理标准。最后,把夏绽放从队伍中叫出来做简单的新人入职介绍。

安排完所有事项之后,李蜜把目光转移到站在不远处的易元龙身上。易元龙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精气神儿来训话,只朝着李蜜微微摇头,李蜜立即会意,说了句“解散”之后便草草结束。

公司会议解散之后,各部门的还会组织小部门会议,一般都用来总结和安排工作。这一点对销售部门来说尤为重要,每天的小范围的晨会和夕会早就成了他们的一种习惯。

销售部的所有人相向而立,站成两大排,在销售总监韩俊清点人员的时候,夏绽放才知道销售部一共有二十六名销售顾问,当天请假了四人,两列队伍只有二十二人,正好男女各一半的比例。

“七天的车展,你们给自己,给销售部,给公司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韩俊站在队伍的一头,与刚刚易元龙的萎靡不振形成鲜明的对比,颇有一种沙场点名的将军气势,“几年前,咱们鼎盛公司是整个泉海市汽车行业的龙头老大,业内人士只要提起鼎盛公司都会满脸敬佩地竖起大拇指,再后来又有了鑫达集团和昌达汽贸公司,和我们鼎盛公司一起被泉海市人们称之为汽车行业的‘三巨头’。这七天,正是由于你们的出色的战绩,让我们鼎盛公司重拾往日的辉煌!我相信努力就会有收获,也相信当你们会因为自己是一名鼎盛公司的员工而感到骄傲和自豪,更相信终究有一天,你们会成为这个行业的翘楚,继而带动整个泉海市汽车行业的繁荣发展!”

韩俊***洋溢的讲话带动了整个销售团队的气氛,大家备受鼓舞,掌声经久不息……夏绽放望着神一般存在的韩俊,崇拜之余又为自己进入这样一个团队感到荣幸之至。

“市场竞争是不会同情弱者的,只有不断突破自己才不会出局!想成为行业翘楚,就必须做到全力以赴。我不仅希望你们能成为我们公司的骄傲,更希望你们成为整个行业的骄傲。衡量这一切的标准只有唯一标准——业绩。在销售部,业绩是就是你的地位,业绩就是你最好的证明!”韩俊神色庄重地在两排队伍之间来回踱步,他坚定的目光一一掠过所有人的脸,提高声调大声问了一句,“大声告诉我,我们销售部的口号是什么?”

“业绩当先,爱拼才会赢!”

几十个人群情激奋地喊了起来,高昂的声调在展厅震荡着……

一时间,声势撼人。

自始至终,韩俊和夏绽放并未在大家面前流露出半分的熟识感觉,这样反倒让夏绽放感到自在一些。

接下来的晨会便由零售经理祝军来主持,他先是和每个人核对了车展期间的订单数,随后又针对展厅的零售工作做了简单的调整和部署,在最后一个环节便是由他带领着大家进行一个叫“齐眉棍”的团队游戏。

游戏结束之后,夏绽放便被零售经理祝军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鉴于夏绽放第一次接触汽车行业,他先向夏绽放简单介绍了销售部的岗位结构,又告诉夏绽放的工作内容是负责展厅的零售工作,展厅人员安排以及销售部新进员工的专业知识内训工作。在祝军的介绍下,她得知整个鼎盛公司的销售部分为三大块儿,分别是大客户部,二网部和展厅零售。销售总监韩俊统管这三个分支部门,零售经理祝军作为韩俊的下属,则分管展厅的零售业务。

在确认夏绽放都听明白之后,祝军把她带到一个小会议室里,和另一个叫刘靓靓的新入职的女孩安排在一起开始专业知识学习。

刘靓靓比夏绽放早来一周,由于两个人都是实习销售顾问,在别人上班期间,她们一般都要在培训室里背记汽车历史文化、汽车基本常识和各种车型的参数。夏绽放一直惦念着自己上交的一千元押金,她想尽快拿回一千元押金,就需要努力学习,争取尽快转正。

负责内训工作的祝军给两个人安排了两周的时间来熟记所有车子的参数,面对密密麻麻的数字和代码,夏绽放只有一边做笔记一边默默背记。与她的努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在对面的刘靓靓,从上班到下班,刘靓靓一直都在玩手机。每天夏绽放都会看见她从一个精致的小药盒里拿药吃,有时,还会看见她出去片刻,回来后就会有一股烟草味儿飘然而至。只有祝军偶尔来培训室检查他们的学习情况的时候,刘靓靓才会勉强收起手机,脸上仍一副“爱咋咋地”的模样。

面对这样的状况,祝军一直保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状态。

在和刘靓靓共处的第一天中午,夏绽放主动喊她去公司食堂吃饭,由于她一直沉迷于手机游戏并没有理会夏绽放。夏绽放见状,只好独自去食堂了。当她从食堂带了一份饭菜回来的时候,发现刘靓靓正在培训室里一边玩手机一边吃东西,她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意大利面、牛排和一杯星巴克奶茶。

从此,夏绽放再没有为刘靓靓带饭菜回来过。

只是,刘靓靓从来不迟到,也从来不主动招呼任何一名员工。每天一大早,她会化着精致的妆容准时来公司上班。她的发色一直都是焦糖色,发型也是当下极为流行的“BoBo头”。这种发型和她娇小玲珑的身板极为搭配,加上她冷傲的姿态,虽然只有一米五几的身高,气场似乎能辐射八百米。

时间久了,夏绽放也就逐渐习惯培训室里这种尴尬的气氛了。

两周的时间很快过去,祝军提前告知笔试时间,当时的刘靓靓依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祝军看在眼里气在心里。因为,作为兼职的内训师,最终的考核成绩还要和他的绩效工资挂钩。

由于怕答案时作弊,也为了体现公平和合理性,答案时间要提前告知销售总监和总经理。其间,销售总监韩俊和总经理易元龙分别去溜达了两圈。结果显而易见,刘靓靓只得了三十分,离达标成绩九十五分还差距十万八千里。面对刘靓靓依然不在乎的模样,想着自己即将被扣掉的那部分绩效工资,祝军气得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

随着首次笔试结果出来,夏绽放的学习进度和刘靓靓也随之拉开。夏绽放进入竞品车型的学习阶段,而刘靓靓似乎被祝军放弃了,每天祝军来培训室视察的时候也就象征性地瞄她两眼,随后便只对夏绽放进行提问和考核。

这种状况之下,刘靓靓更不愿意理会夏绽放。

三个月的时间,夏绽放顺利通过了W品牌文化、W本品牌车型参数、竞品车型知识、六方位绕车演练、接待流程以及各种销售工具的正确使用。就在夏绽放怀着欣喜的心情办理完转正手续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刘靓靓竟然也在同一时间转了正。

刘靓靓甚至都没有露面,还是祝军亲自为她办理的转正手续。

在夏绽放的要求下,行政经理李蜜告知夏绽放会在月底发工资的时候及时退还上交的一千元的押金,后续会在工资中分三次陆续扣除。

面对公司的制度,夏绽放只有妥协。面对生活压力,她同样来不及仔细思量就投入了前途未卜的职场生涯……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64684968

    164684968

    言安| 现情

    双面总裁太宠妻,故事内容详情为:黎小棠一直为外界称作上不得台...

  • 2 天降三宝总裁爹地宠上天

    2天降三宝总裁爹地宠上天

    言安| 现情

    总裁爹地宠上天,由“紫浅夏”倾情创作,故事内容介绍:因为被恶...

  • 3 携手共余生

    3携手共余生

    言安| 现情

    双面总裁太宠妻,也是以黎小棠、傅廷修、苏晴儿之间的感情纠缠作...

  • 4 有悍妃后王爷他不低调了

    4有悍妃后王爷他不低调了

    言安| 古言

    花颜一生为国,却最终被自己的皇侄背叛欺骗,皇侄的造反,给身为...

  • 5 嫁给相亲对象

    5嫁给相亲对象

    言安| 现情

    懵懵的阮姑娘,原主是阮诗诗、喻以默,小说简介:虽然在大学期间...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