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安晨霍廷龙 何人问长生完结版在线阅读

何人问长生

更新时间:

主人公叫何安晨霍廷龙的小说叫《何人问长生》,本小说的作者是晨安河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在外人看来何安晨根本就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小子、愣头青,但是有的人却知道他的师父可是大名鼎鼎的张先生,身手鬼魅,杀人无形,另无数人畏惧。他是赏金猎人,只为完成任务获取佣金,危险与机遇并存,不过何安晨有着更大的目标,那就是——探寻长生!...

《何人问长生》精彩内容

“你叫什么?”满脸横肉的霍廷龙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戴着墨镜,坐姿很是豪放。

他身旁穿着妖艳的女生很是顺从的给他点上了雪茄,看上去颇有些富态的霍廷龙猛嘬一口,缓缓地吐出一阵烟雾,看的对面穿着简朴的年轻人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好在KTV包间里的灯光比较闪烁,他这个皱眉的细节并没有被戴着墨镜的霍廷龙看清楚。

KTV里此时没人唱歌,霍廷龙身旁除了两个穿着暴露妆容妖艳的女生,还有几个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与他们相比,坐在霍廷龙对面的这个年轻人显得有些瘦小。

听到霍廷龙的问题,年轻人眼珠微微下沉,然后才抬起眼睛直视着霍廷龙,“呃,这位,霍先生,您好,我叫何安晨。”

霍廷龙摆了摆手,“叫什么先生,文邹邹的,老子怪不好意思的,小兄弟,你直接叫我霍老大就行。对了,你既然是用的张先生的手机给我打电话,想必你和张先生的关系不浅吧?”

何安晨双手紧握,撑在膝盖上,“嗯,可以这么说吧,那是我师父。”

霍廷龙哈哈大笑,“我好久没见过张先生了,对了,张先生最近如何,身体还好吗?”

何安晨眼睛猛然睁大了一下,但是很快的掩饰好,沉吟了一下,“师父还好,不过,他,他不再接单了。霍……霍老大,您给他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

霍廷龙微微怔了一下,摇了摇头,“张先生不接单了?那太可惜了。本来我还有事想麻烦他的。”随后又自嘲的笑了笑,“想想也是,张先生年纪也不小了,这一行干到他这个岁数,确实是该考虑隐退的事儿了。”然后他颇为客套地站了起来,坐到了何安晨的身边,“小兄弟,你说你是张先生的徒弟,不知道你……”

何安晨在霍廷龙坐在他身边的时候就稍微避了避,霍廷龙身上的烟味让他挺难受的。霍廷龙见状手也没有拍下去。

当霍廷龙问到何安晨的时候,何安晨连忙摇头,“霍老大,你不必说下去,我师父交代过,他不会同意我当赏金猎人的。”

霍廷龙稍微有些尴尬,房间里其他几个彪形大汉见状,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霍廷龙看到了一旁的骚动,轻轻摇了摇头,止住了骚动,然后看向何安晨,他这次轻轻拍了拍何安晨的肩膀,“何小兄弟,我话还没说完呢。”

何安晨这次没有避开,他知道起码的客套还是要有的,霍廷龙刚才坐在他身边时他出于本能的侧了一下,其实已经挺失礼的了,为了不更失礼,他当然不能避开霍廷龙这一下有意而为之的亲近之举。哪怕他知道霍廷龙这种人不可深交,那也得明白不可深交的同时也尽可能的不要去得罪。

他看向霍廷龙的墨镜,面色诚恳,“霍老大,您太客气了,您叫我小何或者直接叫我安晨就好。”

霍廷龙笑了笑,这年轻人还挺识抬举的,他的手放在何安晨的肩膀上,感觉到有点微热,他没有在意这个,而是很关切地问道:“小何,我想说的是,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何安晨愣了愣,一时之间没有想到该如何答复。

霍廷龙看出了他的疑惑,“小何,你别介意我是怎么猜出来的。张先生这个人做事呢,一向是不怎么求人的,你既然找到了我,又不是你师父的意思,那就只能说明,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是这样的吧?”

何安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略微思忖了一下,“霍老大,的确是这样的。我跟您直说吧,我是想找一份工作,只是我学历不高,又没上过什么职业学校,不知道有什么工作适合我。然后这个节骨眼呢,您又打来了电话,我就想着您肯定是师父认识的人,所以就想过来碰碰运气,看您能不能收留我。”

霍廷龙听到这里精神一振,“张先生留了我的号码?”

何安晨不知道这有什么可开心的,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如实回答道:“留了,所以我才能找您。就是我看您二位联系频率不怎么高。”

霍廷龙哈哈大笑,“不奇怪不奇怪,张先生何等人物,有我的号码,我就足够知足了。”高兴之余他看着何安晨,大力地拍着他的肩膀,“我说小何啊,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到我身边做事?”

何安晨明显的面露难色,霍廷龙这番话出乎了他的意料,他犹豫了一下,“霍老大,我应该不至于入您的法眼吧。”

霍廷龙听出了何安晨的言外之意,高兴劲猛然间就降了下去,不过他还是挤出两声笑声,“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你是张先生的高徒,我这个小庙容不下你这样的大佛……”

话还没说完何安晨连忙摆手,甚至直接站了起来,后退两步,“不是不是,霍老大您千万不要误会,我不是看不上您这里,我是担心我能力低下,给霍老大您拖了后腿。”

霍廷龙一愣,随即有些释怀,他摆了摆手,“这有什么的。”随后他稍微斟酌了一下,从口袋里翻出了一张名片,“小何,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你,不过你是张先生的徒弟,咱们这情分也不能断。这样吧,我这可以给你提供一个短工保镖的工作,暂时能让你安定下来。你看怎么样?”

何安晨闻言,上前两步,弯着腰双手从霍廷龙手中接过了那张名片,“谢霍老大美意。”然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霍老大,那个.……”

“有什么说什么就行,别拿老子当外人。”霍廷龙拿起水杯,对着何安晨很是大方地道。

何安晨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短工是什么意思?”

霍廷龙正喝着水,听到何安晨的问题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呛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不过他没有顾得上自己的窘态,而是很耐心的给何安晨解释道:“小何啊,短工呢,就是短时工期的意思,这就是说一行你没办法干的长久。”

何安晨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随后很是认真的鞠了一躬,“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霍老大给我提供的这个机会。霍老大,以后要是有事,我可能还会再来打扰您,希望您不要介意。”

霍廷龙墨镜一摘,“哈哈哈,怎么会介意,你多来几次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然后他上前伸出了手。何安晨见状,也伸出了自己的手。两人的手握在一块儿,看上去就像多年未见的老友。

何安晨很快的离开了KTV,手下的几个彪形大汉已经围在他身边,颇有些愤愤不平,“老大,这小子不识好歹,居然敢拒绝您的橄榄枝。”

霍廷龙轻轻一笑,“这有什么的。他这种人,拒绝咱们也是情理之中。谁都想有个不沾案底的好工作,小何瞧不上咱们这行也是情理之中的。”

“老大,您不生气?”旁边的小弟见到此情此景不由得有些疑惑。

霍廷龙的表情逐渐变得严肃,“生气?我为什么要生气?我有什么资格对人家生气?你们以为,拒绝了我是他的损失吗?不,他是张先生的徒弟,留下这份人情,其实是我的福气。”

看到周围几个人半信半疑地样子,霍廷龙认真的解释道:“怎么,你们这群瘪犊子还看不上人家吗?我这么跟你们说吧,别看人家瘦,真动起手来,哪怕你们所有人都拿着手枪,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他不解释还好,他这一解释,周围几个彪形大汉都几乎要笑出声来了。

何安晨,就他?浑身上下挑不出几两肉的小白脸,居然可以在他们手持枪械的情况下放倒他们?

有个小弟好奇的壮着胆子试探道:“老大,您不是开玩笑吧?”

霍廷龙又把墨镜戴了回去,“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几个彪形大汉面面相觑,这才齐齐闭嘴。霍廷龙的确是很少开玩笑,可是这也让他们更加好奇了,张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随便出来一个徒弟,居然都可以让霍廷龙有信心可以对付他们这里的所有人?

霍廷龙放下了心事,不理睬几个小弟的疑惑,又坐了回去,终于开始了点歌,“奶奶个腿的,在这唠了半天了,一首歌还没唱,这钱不就白花了吗?”

他故意岔开了小弟的话题,不是为了保护何安晨的秘密,而是为了保证何安晨不会迁怒于他。

这个世界上包罗万象,无奇不有,人类也是千奇百怪的。张先生就属于某种特殊人群,而何安晨作为张先生的高徒,自然也是这种特殊人类了。霍廷龙一介“市井小民”,有能结交人脉的机会自然不会随意放过,但是他也有着他的心机和手段。

何安晨离开了KTV之后,没有半分耽搁,立刻就照着霍廷龙给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去往那个短工保镖的工作地点——天阳酒店。

当他搭乘着公共汽车来到集结地天阳酒店的时候,酒店附近看上去有不少人。

何安晨拿出名片打了个电话,然后就朝着天阳酒店的八层进发。

八楼,多功能会议室的门口,一个看上去颇为精瘦的中年秃顶男人等在门口,看到了何安晨,随意问了一句,“你就是小何吧?”

何安晨点了点头,“对对,是我。”刚准备伸出手去和这个中年秃顶男打个招呼,中年秃顶男人却看都没看他,推开了门,一边推门一边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记事板,“老林,你的人到了。”

然后这个秃顶男人又转过头看着何安晨,“你是老霍推荐过来的人,我信得过你。”何安晨跟着他的脚步,一边走一边听着他说,“你呢,跟着老林工作,二十四小时随团队工作和生活,有事找老林请假,随叫随到,听从调遣,工资呢,每天给你两千,可以吧?”

何安晨忙不迭地点头,他哪知道工资两千可不可以,但是他知道每天两千确实不少了,看来师父对霍廷龙应该有什么恩惠,霍廷龙对自己也挺照顾的。

老林没有多说话,让何安晨先坐了下来,顺手给了他一个工作牌,然后一起等待着刚刚那个中年男人的发话。

刚刚那个中年秃顶男人很快的回到了主位,打开了投影仪,“咱们在座的不光有天全安保公司的兄弟,也有很多其他安保公司的兄弟。这次任务呢,大家放心,钱不会少,只要大家听从自己的队长的工作就好。”中年秃顶男人咳嗽了一下,拿出茶杯润了润嗓子,“大家记住了,咱们负责的是后勤安保工作,不可以随意打扰一线工作人员的劳动,同时还早尽可能的配合他们的工作。不准有索要签名、拍照等以职谋私的行为.……”

何安晨听了个大概,虽然没有什么确切的认知,但大致也能有个思路。他负责的这个短工,是隶属于这个什么天全安保公司的雇员,负责一个什么人的后勤工作。然后那个被负责的人的安检工作由他的私人团队负责,剩下的外围安检和后勤就是他们的活。他们还得无条件的负责配合人家的团队。

“没问题的话大家就散了吧,老林,你明天带着小何熟悉一下工作环境,天不早了,大家早点休息,后天正式开工。”中年秃顶男人说完,拿着自己的保温杯就走了,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地散开。

被称作老林的男人很是和善的看着何安晨,“小何,你吃饭了吗?”

何安晨很是老实地摇了摇头,见过霍廷龙之后他马不停蹄地就朝这里赶,哪有什么时间吃饭?

老林上下打量着何安晨的小身板,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霍廷龙为什么推荐他过来。不过他也有自己的想法,“没吃饭是吧,我请你。”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老林开始絮叨:“年轻人呢,不要心急,什么事都得慢慢来。你看着也就二十左右吧?”

何安晨没有犹豫地回答说:“是,我今年刚十八。”

老林轻轻摇了摇头,“十八岁?十八岁是该上大学的岁数,你干点什么不好,非要干这个。”

何安晨没明白老林的言外之意,不过也能听的出来他是在抱怨。他连忙陪着笑脸,“呃,林队长,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学历也不高,好像只能干点这个了。”

老林从怀里掏了一根烟,自顾自地点了起来,路过一个房间时指了指,说道:“这是你的房间,记好了。”

何安晨记下了房间号,然后跟着老林一步步的走着。

老林吐了一口烟圈,“你也别叫我什么林队长,听着怪别扭的,叫我林头或者老林都行。”

“好的林头。”

老林在前面并不回头,“唉,小何,不是我说你,短工这类活是最干不得的。尤其是你这种。”

“我这种?林头,您这是有什么说法?”何安晨颇有些不解。

老林又抿了两口烟,“后勤后勤,说的好听,其实就是帮人家搬东西、跑杂活的。你当安保公司这么好进?哼。也就是你小兄弟有点人脉,这才能让霍老大帮你搭条线过来帮忙,其他人哪有这个资格。不过,霍老大这不是坑你吗,你这小身板,我看也搬不了多少东西吧?”

老林这么说话也不是没有什么依据,光从个头上来看,他就比何安晨更具有说服力。老林有将近一米九的个子,整个人看上去也非常结实,反观何安晨,比老林矮了有一头,也就一米七多点,整个人看上去还偏瘦,尤其是脸,很难让人把他和力量感这个词搭配在一起。

何安晨只能苦笑,这也不怪老林这么想,估计霍廷龙要是没跟他师父接触过,也得这么想才是。

老林没等何安晨回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不过你既然是霍老大推荐过来的,那他肯定是量才使用的。我也不清楚他对你为什么那么有信心,不过你还是要多注意,跟团队里其他人要搞好关系。我明天就带你去见其他人。今天呢,你就负责饱餐一顿,把自己拾掇拾掇就行了。”

两人说话间已经出了酒店,老林脚步不快,不过他步伐较长,无意间走起来的速度还是有点快的,而何安晨毫不费力紧跟在他身后不超过一米的距离,看了看风向,又调整到了老林的右侧,防止自己被老林的烟味熏着。

老林看上去对这附近的环境挺熟悉的,带着何安晨三两下就拐到了一条小街,老林随便找了家面馆,“小何,你没什么忌口的吧?”

何安晨连忙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您随意就好。”

老林一根烟吸净,随手扔到了垃圾桶里,“没有就好,老板,上两份红烧牛肉面。”

面还没上来的时候,老林看着何安晨人畜无害的脸,“工作的规矩还是得跟你强调一下,不能随意到九楼和十楼,那是人家业主包下来的地儿,人家要出门的时候,如果要是碰到,尽量别和她对视。还有,咱们的工作牌是蓝色的,你要是看到黄色的工作牌的人,什么都别管,听人家的就对了。哦,对了,记住,不要随便要签名什么的。”

老林在这说了半天,何安晨越听越糊涂,连忙打断了老林,“等会儿,林头,咱们不是只管后勤吗?”

老林也愣住了,“你不知道咱们的工作目标吗?”

何安晨摇了摇头。

查看全文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许你情深似海黎月

    1许你情深似海黎月

    言安| 都市

    她原本以为这段婚姻可以熬过七年之痒,却没想到,不过才五年,他...

  • 2 沈墨萧北李曼

    2沈墨萧北李曼

    言安| 都市

    程念心头微微一滞,什么事会要在刚结束飞行的深夜去处理呢?

  • 3 宋轻丞

    3宋轻丞

    言安| 古言

    这是一个晴朗的春日,紫禁城上碧空如洗。宋轻丞跪在遍布淤泥的御...

  • 4 冷王狂宠嫡女王妃太逆天

    4冷王狂宠嫡女王妃太逆天

    言安| 穿越

    南照清的生母早亡,她又不得父亲的喜欢,是以继母进门后,各种算...

  • 5 浪漫人间有白头

    5浪漫人间有白头

    言安| 现情

    她爱他多年,可是他却娶了别的女人。也是,在他的眼中明简永远都...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