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夫人 替死鬼完结版在线阅读

替死鬼

更新时间:

主角配角是严夫人的小说名叫做替死鬼,是笔者指尖的烟2024年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原文讲述我是个私人保镖,24小时随时待命的那种。这份工作是朋友介绍的。武警退役后的我一直坐不惯办公室,于于是当朋友问我对任职私人保镖有没有兴趣的时候,我几乎是立刻就同意了。事实证明这份工作实在是轻松又高薪,我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贵妇的交际圈子也是有阶级的。

《替死鬼》精彩内容

第1章

我是个私人保镖,24小时随时待命的那种。

这份工作是朋友介绍的。武警退役后的我一直坐不惯办公室,于于是当朋友问我对任职私人保镖有没有兴趣的时候,我几乎是立刻就同意了。

事实证明这份工作实在是轻松又高薪,我也是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贵妇的交际圈子也是有阶级的。

一位顶级贵妇的身边永远只会围着三五个高级贵妇,她们只负责拍马屁讨顶级贵妇的欢心,简直比狗腿子还要狗腿子。而每当顶级贵妇有什么要求时,就会告诉这几个高级贵妇,再由她们交给下面的普通贵妇处理妥帖。

严夫人毫无疑问就是这个交际圈的顶级贵妇。她举办过无数大大小小的宴会,在所有奢靡的场合里,能走近她身边的人都屈指可数。

而我的工作就是注意检查防范这些人是否具备危险性、身上有无危险物品。就连别人递给夫人一根牙签,我都要先接手检查一番。

她就像是这个圈子里高高在上的王,而我就像是她身边的大太监——当然我下面还是有把的。但除此之外唯一的不同,就是夫人从来不会和我说话。

我一直以为夫人是看不起我的出身,觉得和我这种人说话会有失身份,直到有一天,严夫人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小女孩。

她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身上穿着洗到微微发黄的白色裙子,略显局促地站在别墅里。严夫人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问管家:“就是她吗?”

管家不知躬身低声说了什么,我离得远听不清,只知道夫人向她点了点头:“以后你就是我的养女了。”

严夫人无论去哪都会带着这个小女孩。

我不知道她以前叫什么名字,但自从严夫人宣布收养她后,别墅里所有人对她的称呼都变成了:“严小姐”。

严小姐身子消瘦,夫人在给她食补的同时,也让管家找上了我:“以后由你负责严小姐的体能训练。”

我每天清晨都会在别墅后院的训练场里做体能训练,这是我当武警多年养成的习惯。若要带上严小姐一起训练倒是也什么问题,但令我有些拿不准的是......

“请问夫人希望让严小姐达到什么标准?”

我打量着小女孩过分瘦削的肩膀,一时有些不知道自己该教她些什么好。

我的日常训练强度足以累趴一个八尺壮汉,严小姐是万万坚持不下来的。难道夫人是希望她能跟着我练个什么防身术,以后好保护自己?

正猜测着。

管家:“只要能强身健体的就行,营养师说严小姐需要每天保证一定的运动量来促进营养的吸收,具体你看着办。”

这个要求倒是很简单,我想也不想便同意了,管家临走之前,严小姐悄悄拉住了他的袖子。

我以为她是害怕和我接触,正要尽力挤出个和善的笑容来,就听她怯怯问道:

“我想先去看看妈妈,可以吗?”

她明明已经是这座别墅庄园女主人的养女了,但她面对管家的态度仍旧带着局促的小心翼翼。

管家眯眼笑着:“你是说夫人吗?她正在房间休息,你有什么事可以先和我说。”

严小姐瞬间脸色就白了,她诺诺地放开了手:“没有,我、我就是问问。”

我直觉有些不对劲,但介绍我来任职的朋友曾反复叮嘱过我,不要对夫人周围的一切过于好奇,有钱人都不喜欢有人试图探究他们身上的秘密。

因此我什么也没问,只是在管家离开后,向严小姐做了个请的手势:“那,我今天先带你训练场看看吧?”

去训练场的路上要穿过一片足有两三个足球场大的私人后花园,往常我都是直接跑步去的,然而今天有严小姐在,我只能和她一起坐了专车前往。

严夫人后花园里的植物精致又讲究,即使现在已经是深秋,后花园中仍旧花团锦簇,连路过的风都裹挟着丝丝缕缕的香甜。严小姐静静静地看向车窗外,侧脸透出一股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哀愁来。

是个话少内敛的孩子啊。

我莫名想起了那几个总是围着严夫人转的狗腿子贵妇,一想到以后她们恐怕也会这样围着年纪轻轻的严小姐恭维,就觉得场面有些好笑。

“你在这里很开心?”

或许是我一时没注意表情管理,严小姐不知什么时候转过来头来,正静静地看着我。

她的瞳孔好像天生比别人大一些,透过那双漆黑的瞳仁,我几乎能看见自己的倒影。

再加上她那身棉布白裙......我莫名有一种这孩子有种活不长的错觉。

许是很久没听到我的回答,她眨了眨眼移开了视线,车窗外已经能窥见训练场边缘的越野训练场地,高杆和电网张牙舞爪地向上支棱着,像是野兽尖锐的獠牙。

我给严小姐介绍着训练场和明天的训练计划,她话很少,但即使是沉默着,我也能看出她在面对我时,远比面对管家和夫人要轻松多了。

她手指着训练场后面的小别墅,好奇道:“那里也是夫人的房产吗?”

“哦,那个是保镖们住的地方。”

按理说我也应该是住在那的,但管家说我作为夫人的贴身保镖,一定要保证二十四小时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夫人身边,所以特别将我安置在了夫人楼下的客房中。

我正打算和严小姐好好介绍一下,就看见那栋别墅突然庭门大开,身穿黑西装的保镖们鱼贯涌出,与此同时,我领口前别着的通讯器里传来管家的声音:“来门口待命,夫人要出门了。”

我火速跳上了回程的专车,轰出一脚油门后才想起一旁的严小姐。她还站在原地,有佣人躬身迎了上去:“严小姐,我送您回房间。”

真好啊,回房间都有人送。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车子疾驰中,严小姐的身影在后视镜中飞快地缩小了,然而多年武警训练出的目力还是让我看见她微微低着头,手指攥紧了裙角,在上面揉出了团团的褶皱。

奇怪,这里的管家和佣人又不会吃人,她到底在害怕什么?

然而管家的命令不会容许我多想,我一秒钟都不敢耽误,下车快步冲到别墅大门口,刚站好就看到夫人从别墅中走了出来。

还好赶上了!

她今天罕见地没有穿戴那些闪亮亮的珠宝,而是低调地把自己裹在一席黑裙中,头顶礼帽,帽檐处坠着层黑纱,宛如上个世纪西方神秘优雅的女性。

这样的严夫人简直气场全开,好似多看一眼都是对她的亵渎。我连忙低下头,本本分分地跟在她身后上了车。

我本以为她又要去参加什么宴会、又或者接受当地的名媛的什么拜访......谁知车子竟一路来到了一片亚裔群居的唐人街,里面唯一的一家佛堂大门虚掩着,被管家抬手轻轻一推便开了。

佛堂不大,不知从哪里落下层金色的光洒落在佛像上,愈发显得这里庄严神圣。一名和尚早早端坐在佛堂中,好似早就知道严夫人会来似的,向她微施一礼:“施主。”

我正要例行上前去排查安全隐患,就被管家无声拉住了袖子,将我带出了佛堂。

“我们在这里等着。”他拉着我在佛堂门前不远处站定,好像两座门神似的。

这怎么行?

要是夫人跟和尚独处时出了事,我这个贴身保镖难辞其咎!

我正要反驳,就听管家安抚我道:“放心,夫人和这位高人认识很多年了。夫人为了从国内请他过来,专程在这里建了座佛堂。”

我:......

这么壕无人性的吗!

欧美这边很少有信佛的人,因此在这里很少能看见寺庙佛堂。不知道这位高人高人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夫人不远万里也要花大价钱把他请来?

我心里好奇,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佛堂的大门,里面隐隐传来夫人的声音:

“人我已经找到了,还要准备什么?”

......

“放心,保证是自愿的。”

......

“钱不是问题,只要能保住我的......”

他们似乎在向着佛堂深处走去,说话声音渐渐变得弱不可闻。我无意识地倾身过去想要听得清楚一点,一只手蓦然抵在了我的腰上,强行扶正了我的脊背。

我回过头,正对上管家警示的目光。

“看在你任职多年兢兢业业的份上,”他面无表情,鬓角胡须在阳光下反射着凌冽的银光:“我好心提醒你,管好自己的好奇心。”

管家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夫人的立场,我连忙认错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只是话随这么说,但我心底还是禁不住猜测:夫人刚才口中说的“人已经找到了”......是指严小姐吗?

她想要严小姐帮她做什么?

这个问题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但此后的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正轨,夫人照常闲赋在家又或者举办各种宴会、外出游玩,她很少会把严小姐带在身边,我只是在每天早上陪严小姐做训练时才得知,夫人给她安排了很多声乐、体育运动之类的课程。

我忍不住感叹:“夫人对您真是上心啊。”

严小姐似乎天生性格内敛,对别墅里绝大多数的佣人、管家都话语寥寥,却唯独不怕我——或许是因为我女儿和她差不多大的缘故吧。因此才短短几周的时候,我和严小姐已经逐渐熟络起来了。

她比刚来这里的时候略胖了一些,小腿也已经训练出了初具爆发力的肌肉。有时训练之余,她会假借防止迷路的名义,问我一些关于别墅布局和安保设施布置之类的问题。

起初我并没有在意,但是她问起的次数多了,我做了多年武警的警惕心便开始警铃大作。

直觉告诉我:她在试图规划逃跑路线。

我不知道她是单纯不喜欢这栋别墅,还是想要逃离严夫人......但是我最好奇的还是——

怎么会有人想要逃离这泼天的富贵呢?

终于有一天,在她又一次向我打听别墅布局的时候,我忍不住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她很诧异地看着我,半晌才找回声音:“原来你不知道?”

我愈发迷茫了:“知道什么?”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似乎在试图判断我有没有说谎。过了良久,她叹口气,呢喃自语着:“我还以为我们是同一类人呢。原来不是啊。”

“您到底在说什么?”我忍不住问道,得到的只是她讥讽地一声笑。

她说:“不必用尊称称呼我,我和你、和这里的佣人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都是为了服务严夫人而存在的。”

养女也是要为夫人服务的?

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脱口而出:“难道夫人收养你,是为了让你去联姻?”

我听说有时候豪门为了拉拢合作伙伴,又或者是为了扩大商业版图,往往会利用子女来和其他豪门联姻。

只是这样无疑是牺牲了子女的幸福,严夫人难道是不忍心让自己的亲生女儿去联姻,所以才收养严小姐的?

这么一想,我禁不住就有些开始同情严小姐了。

其实严夫人自己是有一儿一女的。儿子被她丈夫带着全国各地出差应酬,说是要全力培养成家族企业未来的接班人。女儿则是在英国留学,一年也不回一次家。

因此我原本以为严夫人之所以收养严小姐,是因为思念子女......

严小姐看向我的目光也同样充满了同情:“你为什么会这么想?等等......你难道是被人骗过来当贴身保镖的吗?”

被一个足足小了我两轮的小女孩用这种目光看着,实在是有些丢脸。我当即就把来这里的原因全盘托出了——我女儿即将高中毕业,念大学需要一笔不菲的学费。我找了很多工作,只有严夫人给的报价是最高的。

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我要背井离乡、千里迢迢来到欧美保护严夫人的安全,和妻子女儿聚少离多......

严小姐抬了抬下巴,示意我看那栋专供保镖们居住的小别墅。

“我来这好几周了,乱七八糟的消息也打听到了不少......那栋房子里养着几十名保镖,负责为夫人规划最安全的出行路线、保证路上的,只要是夫人进入的建筑物,他们会在第一时间排查守候在每一个进出口,保证没有无关人员进出。”

“你拿着远超过他们的工资,却做着远比他们轻松得多的工作,你没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那是因为......”我是武警出身,是经历过特殊训练的呀。

“那是因为我们的命运是一样的。”她打断我,清凉的风映在她的眼底,而她的语气比凉风更加无情,“你和我一样,都是夫人的第二条命。”

什么第二条命?

我震惊地僵在原地,下意识想反驳,张了张嘴却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早已经意识到了这其中的不对劲。只是我从来不愿意深想,于是就装作不知道。

严小姐的话无异于拿掉了我装傻的遮羞布,我的大脑不受控制地转了起来,我甚至明白了夫人为什么会聘用我。

因为武警的训练内容就包括如何保护关键目标,以及如何最快的时间内挽救队友的生命。

当危险发生的时候,身为武警的本能会让我在第一时间扑到夫人身边,然后......方便她拿我挡子弹。

但是......

“那你呢?”我问严小姐。

我是为了女儿上学,她又是为了什么,在明知道这一切的情况下,还是来到了这里?

“我......”

她神情恍惚了一瞬,下一秒突然脸色一白,低着头站在我身边不说话了。

我也听见了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回头就看见管家:“严小姐,夫人有事找你,请跟我来。”

严小姐抿紧了唇,她僵在原地足足两三秒,直到管家发出了一声催促,这才抬头看了我一眼,越过我身边缓缓走向管家。

在擦肩而过的瞬间,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被塞进了我的手心,我下意识攥紧了手掌,直到严小姐跟着管家离开后,这才找了个监控死角打开掌心。

手心里是一张小小的纸条。

严小姐不知攥了它多久,整张纸条都汗津津的,我小心翼翼地打开,上面只有一句话:

“肯帮我的话,零点来后花园。”

上面的内容没头没尾,我和严小姐的对话刚才被管家打断了,她根本就没来得及提起想让我帮什么忙。

理智告诉我不能答应这次见面。即使严小姐有什么苦衷,但在名义上她仍旧是严夫人的养女。半夜私会保镖这种事对她的名声不利,对我的工资更不利。

但我不知怎么,脑海中突然闪过严小姐刚才被管家带走的模样来。她走出好远才敢小心翼翼地回头看我一眼,那双天生瞳仁就比别人大的眼睛里似乎也能装下比别人更多的情绪,不安、胆怯、面对未知的恐惧、以及对我的祈求。

我突然想起在我将即将去海外任职的消息告诉家人的时候,女儿执意要请假去机场送我,老婆不同意,拉着她回房间睡觉。女儿一步三回头地坚持:“不,我明天就要去送爸爸!”

那时候女儿眼底的不舍,与严小姐祈求的神色一点点重合,我微微眯起眼,做好了决定。

查看全文

《替死鬼》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榜
  • 1 舔狗三年半,怨种系统说我搞错对象了

    1舔狗三年半,怨种系统说我搞错对象了

    言安| 现情

    我费尽心思攻略了齐卓潇三年零十一个月后,系统告诉我,我攻略错...

  • 2 我和冤种老板

    2我和冤种老板

    言安| 现情

    我把发给我爸的消息,错发给了自己的老板。「给我三千块钱,你就...

  • 3 江若宁温祈年

    3江若宁温祈年

    言安| 现情

    云城高档会所。江若宁站在大厅的柱子后面调试镜头,旁边的实习生...

  • 4 情深难逃

    4情深难逃

    言安| 现情

    毕业后很多年,我写的破镜重圆文偶然爆火。男主是他。新书发布会...

  • 5 苏徊意贺司屿

    5苏徊意贺司屿

    言安| 现情

    电梯里,安静无声。镜面倒映出男人金尊玉贵的模样,他身上独有的...

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小说评论、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